您好,欢迎您

吴昕教授:聚焦2022 ASCO前沿进展,安罗替尼治疗局部晚期或转移性甲状腺癌疗效可观!

06月23日
ASCO

美国临床肿瘤学会(ASCO)年会是世界上规模最大、学术最高、也最具权威的临床肿瘤会议,在刚刚召开的2022 ASCO年会背景下,为进一步提高头颈肉瘤诊疗水平,探寻优质的诊疗方案,让更多头颈肉瘤患者获益。【肿瘤资讯】特邀四川大学华西医院的李志辉教授、吴昕教授,立足2022 ASCO头颈肉瘤专场,分享甲状腺癌前沿进展与精彩观点。


               
李志辉
教授

四川大学华西医院甲状腺外科科主任,主任医师,博士生导师
四川省卫生健康委员会学术技术带头人
中国抗癌协会肿瘤微创治疗专业委员会甲状腺分会副主任委员
中国抗癌协会肿瘤微创治疗专业委员会甲状腺分会青年委员会主任委员
中国研究型医院甲状旁腺保护学组常委
中国研究型医院学会甲状旁腺及骨代谢疾病专业委员会常委
中国医师协会甲状腺外科专业委员会委员
四川省医师协会甲状腺外科专业委员会副主任委员
四川省医师协会甲状旁腺疾病MDT学组组长
主要从事甲状腺疾病和甲状旁腺疾病的外科治疗,尤其对甲状旁腺功能亢进、晚期甲状腺癌、复发甲状腺癌等相关领域有着丰富的诊治经验及研究
目前负责及参与6项多中心、1项单中心临床研究,负责国家和省部级科研项目5 项,累计科研经费四百余万元,发表学术论文60 余篇,其中SCI 论文20余篇
参与并获得教育部科技进步一等奖一项,中华医学会科技进步三等奖一项

               
吴  昕
教授

四川大学华西医院肿瘤中心副教授,医学博士
美国Willian Beaumont 医院 访问学者
中国抗癌协会乳腺癌/中枢神经系统肿瘤/头颈肿瘤/鼻咽癌专业委员
四川省肿瘤学会中枢神经系统肿瘤/皮肤软组织肿瘤/鼻咽癌/女医师专委会 委员
四川省医促会肿瘤MDT专委会/肿瘤精准放疗委员
四川省卫健委乳腺病学专委会委员
四川省预防医学会乳腺分会青委会委员
成都市抗癌协会头颈中枢肿瘤专委会/口腔头颈肿瘤 MDT常委
华西医院头颈肿瘤/中枢神经系统肿瘤/甲状腺癌/乳腺癌/腹膜后软组织肿瘤MDT成员
国家三级心理咨询师
中国肿瘤营养协会委员

会议伊始,由四川大学华西医院的李志辉教授发言,希望借助ASCO头颈肉瘤专场的机会更好地探讨优质的治疗方案,聚焦头颈肉瘤的诊疗模式,随后吴昕教授为我们详细梳理了2022 ASCO相关研究,并对安罗替尼研究数据进行全方位的解读,最后针对有关问题展开热烈讨论。

甲状腺癌前沿进展——2022 ASCO摘要解读

ARROW研究:普拉替尼治疗RET突变的局部晚期或转移性甲状腺癌[1]

ARROW研究[1]是由梅奥医学中心牵头的一项全球多中心、多队列、开放性标签的I/II期临床研究。自2020年8月至2021年4月,共入组155名RET突变的局部晚期或转移性甲状腺癌患者,给予标准剂量的普拉替尼400mg/天进行口服,主要研究终点为ORR。研究共分为三个亚组,一是经CV治疗的RET突变甲状腺髓样癌患者,其ORR达到54.1%,中位PFS为24.9个月,患者病灶缓解显著;二是针对初治的RET突变的髓样癌患者,ORR为77.4%,目前中位PFS暂未达到;第三个即经治RET融合亚组,89.5%的患者达到ORR,中位PFS为19.4个月。在安全性方面,最常见的不良反应是肝功能异常、贫血及高血压。由此可见,普拉替尼可有效治疗RET突变的局部晚期或转移性甲状腺癌,且安全性可控。

索凡替尼联合特瑞普利单抗新辅助治疗不可手术/R0切除困难的局晚期DTC[2]

靶向抗血管药物联合PD-1单抗治疗晚期实体瘤是当前研究的热点,因此该研究也探索了索凡替尼联合特瑞普利单抗在局晚期分化型甲状腺癌(DTC)新辅助治疗中的疗效及安全性。此单中心、单臂II期临床研究,纳入了10名患者,中位年龄53岁,20%为男性,患者大部分先前接受过手术,另一部分是碘131难治患者,主要研究终点为ORR。研究数据显示,患者ORR达到55%,肿瘤显著缩小,此外,77.8%的患者经过治疗以后,可达到R0的切除。在安全性方面,主要是甘油三酯增高、肝功能异常、高血压等不良事件。总体而言,靶向治疗索凡替尼联合免疫治疗特瑞普利单抗是一个可行的治疗方案,在其相关领域的治疗值得探索与研究。

卡瑞利珠单抗联合famitinib治疗晚期/转移性甲状腺癌[3]

该研究为开放标签、单臂II期研究,同样是评估靶向(famitinib)联合免疫(卡瑞利珠单抗)治疗晚期/转移性甲状腺癌的疗效及安全性。研究共分为四组,一组为碘难治患者,第二组为不适合碘131治疗患者,第三组是髓样癌患者,第四组是未分化的甲状腺癌患者。数据显示,前三组ORR大约在30%~40%,而第四组ATC的患者的ORR达到62.5%。在安全性方面,主要不良反应为腹泻、手术综合征、乏力等。因此卡瑞利珠单抗联合famitinib治疗晚期/转移性甲状腺癌疗效可观,且耐受性良好,是一种有前景的治疗方案。

曲美替尼联合放射性碘治疗RAS突变/野生型的放射性碘难治性甲状腺癌[4]

众所周知,碘131治疗是晚期甲状腺癌的重要治疗方式,但是当患者碘131治疗耐受以后,该采取何种治疗方法呢?该研究针对RAS突变/野生型的放射性碘难治性甲状腺癌,使用曲美替尼联合放射性碘来探索其是否逆转耐药。研究将患者分成了队列A突变型,与队列B野生型,通过提前进行碘摄取检测,判定患者是否符合碘131的治疗标准,若不符合标准,则纳入队列C,曲美替尼单药组治疗。

研究显示,队列A中88%的RAS突变患者经过曲美替尼的治疗之后恢复了对碘124的摄取,60%的患者恢复以后达到较好的水平,从而满足放射碘治疗要求,经碘131治疗的14例患者部分缓解率(PR)为57%,疾病稳定率(SD)为21%,6个月PFS达到79%;队列B中有一例II类BRAF基因突变患者,恢复了对碘124的摄取,另外有75%的患者能够再次进行碘131的治疗。对于RAS、BRAF都是野生型的患者,PR为25%,SD为79%,6个月的PFS达到100%;队列C中没有恢复摄取的患者PR为14%,明显较低。因此曲美替尼显著增加了RAS突变/II类BRAF基因突变患者的碘摄取量,从而逆转耐药。

安罗替尼研究数据解读——疗效可观,安全性可控

安罗替尼治疗不可切除的T4分化型甲状腺癌[5]

该研究由四川大学华西医院李志辉教授牵头,吴昕教授报告,研究纳入22名的T4的分化型甲状腺癌患者,给予安罗替尼12mg/天,口服两周休一周的治疗方案,研究主要终点是ORR,次要终点是安全性。中位随访5.5个月,患者ORR为68.2%,DCR为95.5%,平均肿瘤缩小率达42.1%,其中肺转移患者ORR达到75%。在安全性方面,常见的不良事件是高血压、高脂血症、蛋白尿等,通过减量或暂时停药会自行好转,安全性可控。

安罗替尼新辅助治疗局部晚期甲状腺癌的II期临床研究[6]

该研究入组了无法手术切除的局部晚期甲状腺癌患者,给予安罗替尼标准剂量治疗以后进行疗效评估。研究主要终点为ORR,次要终点为R0/1的手术切除率。研究显示,新辅助治疗以后8例患者达到PR,1例患者SD;接受手术治疗的患者中,有8例达到了R0/1的切除,并且不良反应可耐受。因此,安罗替尼新辅助治疗局部晚期甲状腺癌,可使无法做手术的患者转化成可做手术。

安罗替尼 vs 安慰剂显著改善甲状腺髓样癌PFS[7]

该研究发表在2019年《临床肿瘤学杂志》(JCO),是一项随机、双盲、安慰剂对照(2:1)的临床研究,入组标准是无法手术的局部晚期/转移性甲状腺髓样癌患者。研究主要终点PFS为20.67个月 vs 11.07个月,次要终点ORR为48.39% vs 3.4%,患者治疗相关AE为11%。

安罗替尼显著延长RAIR分化型甲状腺癌PFS[8]

一项随机、双盲、安慰剂对照、多中心的II期临床研究,纳入了113例局部晚期/转移性RR-DTC患者。研究显示,患者PFS显著延长,达到40.54个月,ORR达到59.21%。

总而言之,安罗替尼作为国内唯一拥有甲状腺髓样癌和RAIR分化型甲状腺癌双适应症的靶向药物,奠定了甲状腺癌治疗中的地位。安罗替尼不仅在治疗不可切除的T4分化型甲状腺癌中表现出了可观的抗肿瘤活性,在局晚期的甲状腺癌新辅助治疗中也颇现疗效。此外,随着免疫治疗联合精准靶向治疗发展迅速,将会是未来研究探索的方向。同时,靶向药物与放射性碘的联合治疗,术前新辅助TKI单药治疗、术前新辅助的靶免联合治疗亦是值得关注的方向。

讨论与总结

吴昕教授对于今年ASCO研究的新进展发表了看法,指出靶向治疗以及靶向+免疫治疗是当前研究的重点,将成为未来甲状腺癌治疗的新方向,期待其可以达到1+1>2的效果。此外,吴昕教授表示对华西医院牵头的研究里一位60多岁的女性患者印象深刻,该患者双侧颈部淋巴结肿大,原发病灶侵犯食道、气道和大血管,经过MDT评估无法进行手术,而给予了安罗替尼口服治疗之后,6个多月时肿瘤基本消失,且治疗过程中毒副作用较轻,通过有效管理后基本无不良反应。可见,安罗替尼是一种低毒有效的治疗方案。

李志辉教授回顾了其牵头研究的历程,表示安罗替尼不论是治疗RAIR分化型甲状腺癌抑或其他肿瘤,都展现出了可观的疗效,并在真实世界中得到验证,相信安罗替尼能给甲状腺癌患者带来更好的疗效结果。

参考文献

[1] Aaron Scott Mansfield, et al. 2022 ASCO. Abstract 6080

[2] Jiaying Chen, et al. 2022 ASCO. Abstract 6084

[3] Dongmei Ji, et al. 2022 ASCO. Abstract 6085

[4] Bharat Burman, et al. 2022 ASCO. Abstract 6089

[5] Xin Wu, et al. 2022 ASCO. Poster Session. 6096

[6] Huang NS, et al. 2021 ASCO. Abstract 6069

[7] Dapeng Li, et al. 2019 ASCO. Abstract 6019

[8] CHI Y, et al. Ann Oncol, 2020, 31 (suppl_6) :S1347.

仅供医学药学专业人士阅读




责任编辑:肿瘤资讯-小编
排版编辑:tay



所属专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