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欢迎您

【2021 ASCO-GI】曾江正教授对话林海锋教授:安罗替尼联合特瑞普利单抗一线治疗不可切除肝癌潜力巨大

01月21日
专家访谈
整理:肿瘤资讯
来源:肿瘤资讯

2021年美国临床肿瘤学会胃肠道肿瘤研讨会(ASCO-GI 2021)于1月15~17日线上举行,该会议是胃肠道肿瘤最重要的会议之一,对推动胃肠道肿瘤诊疗具有重要作用。此次大会中,海南医学院第二附属医院林海锋教授团队有关安罗替尼联合特瑞普利单抗一线治疗不可切除肝癌的ALTER-H003研究入选壁报展示。就此,海南医学院第一附属医院的曾江正教授特别对话林海锋教授,就该研究的设计和初步成果进行访谈,揭示研究背后的意义。 

屏幕快照 2021-01-21 上午10.48.39.png                
林海锋 教授

海南医学院第二附属医院   肿瘤内科  科室主任

海南医学院第二附属医院硕士研究生导师

中国抗癌协会癌症康复与姑息治疗专业委员会委员

北京肿瘤防治研究会康复与姑息治疗专业委员会副主任委员

海南省抗癌协会副理事长

海南省肿瘤防治协会肿瘤免疫与精准治疗专业委员会主任委员

海南省癌症康复与姑息治疗专业主任委员  

中国肿瘤临床学会(CSCO)神经系统肿瘤专家委员

海南省临床重点专科肿瘤专科学科带头人    

主持海南科技厅重点项目二项

第一或通讯作者发表SCI文章4篇

研究方向:单核苷酸多态性在海南人群肝癌、肺癌检测、恶性肿瘤的药物临床试验,药物治疗(包括免疫治疗)

屏幕快照 2021-01-21 上午10.50.49.png                
曾江正 教授

海南医学院第一附属医院

肿瘤学博士,教授/主任医师,硕士生导师,博士后合作导师 

海南医学院第一附属医院肿瘤内科副主任 

中国抗癌协会第一届多原发和不明原发肿瘤专业委员会委员 

中日医学科技交流协会肿瘤热疗专业委员会委员 

海南省中医药学会肿瘤专业委员会副主任委员 

海南省抗癌协会肿瘤消融专业委员会常委 

海南省肿瘤防治协会肿瘤精准治疗专业委员会常委 

主要从事各种实体肿瘤的化疗、热疗及生物免疫治疗,擅长肺癌、肝癌的局部消融治疗。主持国自然基金1项,省厅级课题6项,发表论文30余篇,第一作者SCI论文5篇

曾江正教授:首先恭喜您的研究入选ASCO-GI壁报展示。我们知道,晚期肝癌死亡率高,系统治疗药物的选择较少,诊疗负担较重。能否请您介绍一下您设计这项研究的初衷?

林海锋教授:中国的肝癌发病率与死亡率非常高,占全世界近一半。近日世界肝癌流行病学调查显示2018年中国肝癌的新发患者数达到了39万,海南的流行病学调查显示海南肝癌的发病率与死亡率与国内总体情况相似,甚至可能发病率还略高于全国平均水平。

总体而言,晚期肝癌的系统治疗选择比较少,索拉非尼获批治疗肝癌10年后才有仑伐替尼上市。近期免疫治疗联合抗血管生成药物治疗晚期肝癌的IMbrave150研究显示,贝伐珠单抗与阿替利珠单抗联合治疗的疗效明显优于抗血管生成单药治疗或免疫单药治疗,但双药治疗导致患者的经济负担非常重,因此寻找同样有效且价格能为国内肝癌患者所接受的治疗组合具有十分重要的实践意义。

国产药物安罗替尼的抗肿瘤活性有目共睹,已在国内获批小细胞肺癌、非小细胞肺癌、软组织肉瘤和甲状腺髓样癌的治疗适应证。特瑞普利单抗是国内已上市的PD-1抑制剂中疗效较好、价格合理的一种,已获批黑色素瘤治疗适应证。

我们在前期的临床工作中发现,部分晚期肝癌患者经这两种药物的联合治疗可取得较好的疗效。所以我们认为,进一步探讨这种联合治疗方案的安全性和疗效是十分必要的,于是设计并开展了这项ALTER-H003的临床研究。

曾江正教授: ALTER-H003 研究为一项单臂、多中心、Ⅱ期研究,探索了安罗替尼联合特瑞普利单抗一线治疗不可切除晚期肝细胞癌,研究入组的是哪些人群?具体治疗方案是什么?本次大会中,研究公布了哪些重要的结果?

林海锋教授:ALTER-H003研究主要入组患者是:年龄18~75岁,ECOG评分0~1分,巴塞罗纳分期B1~C期,Child-Pugh评分<7分,既往未接受过系统治疗,有明确可测量病灶。主要研究终点是客观缓解率(ORR),次要终点包括安全性、无进展生存期(PFS)、总生存期(OS)和疾病控制率(DCR)。计划入组30例患者,数据截至9月21号,已入组11例患者,其中8例可评估,1例达到完全缓解(CR),1例达到部分缓解(PR),ORR为25%,另有5例患者为疾病稳定(SD)(表1)。

表1. 可评估患者的肿瘤反应情况

屏幕快照 2021-01-21 上午10.58.46.png

ALTER-H003研究的现有结果说明,安罗替尼联合特瑞普利单抗的疗效与目前指南中推荐的治疗方案的疗效相当,但由于目前入组患者人数不多,仍要在后续研究中进行确认。

除疗效外,ALTER-H003研究现有结果显示,安罗替尼联合特瑞普利治疗的安全性较好,11例患者的3~4级不良反应发生率45.5%,主要是乏力、食欲不振,没有严重的转氨酶升高和出血等不良事件(表2)。因此,安罗替尼联合特瑞普利单抗治疗的安全性相对较好,不良反应均可耐受。

表2. 入组患者的治疗相关不良事件(TRAE)概览

屏幕快照 2021-01-21 上午10.42.52.png

这项研究仍在继续,依旧显示了安罗替尼联合特瑞普利单抗一线治疗晚期肝细胞癌具有较好的疗效和安全性,之后也会公布更新结果。

曾江正教授:结合此次ALTER-H003 研究的初步研究结果,您如何看待抗血管生成治疗联合免疫治疗这一模式在肝癌临床应用中的未来前景?

林海锋教授:目前已有研究数据显示,晚期肝癌患者的系统治疗过程中,免疫单药和抗血管生成靶向单药治疗的疗效都没有取得理想效果。然而,从作用机制上看,抗血管生成靶向药物除了可以影响肿瘤血管生成、抑制肿瘤细胞增殖和迁移,还具有重塑肿瘤微环境,实现协同增效的作用,一项关于FGFR抑制剂的基础研究结果表明FGFR抑制剂可改善免疫微环境,联合PD-1抑制剂可提高抗肿瘤活性。 因此,多靶点TKI类抗肿瘤药物,联合PD-1抑制剂治疗恶性肿瘤,会实现协同增效。 在实际的临床研究中,如T+A(阿替利珠单抗+贝伐珠单抗)组合、可乐(帕博利珠单抗+仑伐替尼)组合的研究结果也证实了这点。ALTER-H003研究也显示了这种趋势,所以我相信多靶点抗血管生成药物联合免疫治疗方案可能是未来一段时间内晚期不可切除肝癌的主要治疗选择。

除此之外,基于中国的基本国情,这项研究在设计之初就考量了药物可及性和药物经济学这两个非常重要的因素。从目前已经发表的文章来看,安罗替尼联合国产PD-1单抗,疗效显著,ORR最高达到42.9%。基于此,本研究也采用联合国产PD-1单抗的方案,研究结果疗效显著,安全性较好。并且,与昂贵的进口药物相比,可以有效减轻广大中国癌症患者的家庭负担,实现社会的经济效益。


会议预告

9.jpg


排版编辑:Grace
速戳,免费下载2020 CSCO指南全集>>>
查看详情

相关阅读
评论
01月26日
程曦
浙江大学医学院附属邵逸夫医院 | 肿瘤内科
学习
01月25日
崔艳东
叶县人民医院 | 肿瘤科
安罗替尼联合特瑞普利单抗一线治疗不可切除肝癌
01月24日
廖巧芳
惠州市第一人民医院 | 肿瘤科
未来可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