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欢迎您

【ESMO ASIA】林榕波教授团队氢吗啡酮PCA(患者自控镇痛技术)静脉滴定治疗重度癌痛更新研究成果!

2020年11月27日
ESMO Asia
整理:肿瘤资讯
来源:肿瘤资讯

2020年11月20—22日,欧洲肿瘤内科学会亚洲年会(ESMO Asia)在新加坡隆重举行。来自福建省肿瘤医院林榕波教授团队的一项临床研究——氢吗啡酮患者自控镇痛(PCA)对比非PCA静脉滴定治疗重度癌痛多中心、随机对照Ⅲ期研究更新成果入选Mini Oral。此前该研究成果成功入选2020美国临床肿瘤学会(ASCO)年会壁报,这是唯一一篇来自中国的姑息治疗类壁报。【肿瘤资讯】特别邀请到林榕波教授就此次更新成果进行解读,并分享该临床研究的设计初衷与临床意义。

               
林榕波
副主任医师

福建省肿瘤医院肿瘤内科副主任医师
福建省抗癌协会癌症康复与姑息治疗专业委员会青年委员会副主任委员
CSCO胃癌专家委员会委员
中国抗癌协会中西医整合肿瘤专业委员会委员
全国肿瘤姑息治疗与人文关怀专业委员会常委
福建省抗癌协会肿瘤内科专业委员会委员
ASCO会员
2012-2015年援博茨瓦纳公主玛丽娜医院

研究介绍

图5.png该研究为一项前瞻性、多中心、随机对照Ⅲ期临床研究,共纳入重度(NRS≥7分)癌痛患者214例。PCA组106例,非PCA组108例,两组患者均进行氢吗啡酮静脉快速滴定24小时。主要研究终点为滴定成功时间(TST,NRS≤3分),次要研究终点为滴定成功的给药量、24小时平均NRS评分、患者对疼痛控制的满意度和不良反应等。

在2020年ASCO年会上,该研究重点公布了所获得的阳性结果:与传统的非PCA静脉滴定方式比较,PCA滴定能显著缩短TST、患者24小时平均疼痛NRS评分更低、患者对疼痛控制的满意度更高。

林1.png

图1.滴定成功时间

此次ESMO Asia大会上,该团队呈现的口头报告是对ASCO年会公布的研究成果进行了补充和更新。除ASCO年会公布的研究成果外,研究还发现,与基线期数据比较,两组患者埃德蒙顿症状评分(ESAS评分)在24小时氢吗啡酮静脉滴定结束时均明显降低(P<0.001)。其中,在ESAS各条目中,两组患者疼痛、疲惫、抑郁、焦虑、幸福感较基线期评分降低,相关症状明显改善。

表1. 两组基线期ESAS评分比较,ESAS评分无统计学差异(P=0.154)

林2.png

表2. 两组24小时埃德蒙顿症状评分比较,ESAS评分无统计学差异(P=0.096)

林3.png

表3. 基线期和24小时ESAS评分比较

林4.png

专家解读

林榕波教授:非常高兴受邀汇报我与黄诚教授一起在福建省开展的一项多中心III期研究,该研究旨在探索重度癌痛患者使用氢吗啡酮PCA与非PCA静脉滴定的治疗效果。众所周知,癌症疼痛常令人非常恐惧。对于重度癌痛患者而言,选择静脉滴定可使疼痛更快控制,但阿片类药物使用剂量个体差异大,给予太高剂量将会产生较多毒性。为寻求疗效与剂量之间的平衡,临床上需要进行滴定。滴定的常用方法,一是医务人员主导进行,二是患者自行控制,即PCA方式。

由患者自行滴定控制有两大好处:一是疼痛可由患者自己判断。因为疼痛是一个主观感觉,由患者自己判断可更加准确。而如果由医护人员来评估,有时会存在医务人员低估患者疼痛程度,导致给药不足的情况。二是使用PCA方式,患者可在疼痛时自己按压,药物可即刻进入体内,较转述医务人员后进行处理,时间更快。因为患者告诉护士疼痛,护士再转告医生,待医生开医嘱后准备药物再打入患者体内,其间常常需要等待一段较长的时间。由患者自控PCA方式,则可实现疼痛管理的自主性,而自主性则会让患者感觉更有安全感。

其实,PCA方式在手术后患者身上已经应用较多,也给患者带来了更多的满意度,因此我们这项研究主要针对癌症重度疼痛患者,探讨患者自控滴定镇痛较医务人员主导的静脉滴定,在疼痛数字评分(NRS)≤3分时,经过多少时间可达到满意控制,即研究终点为滴定开始至NRS≤3分的间隔时间。此次研究我们获得了阳性结果,即PCA方式进行静脉滴定只需0.5h,而由医务人员进行滴定则需0.79h,可见通过PCA方式患者可实现更快的疼痛控制,是一种非常好的治疗模式。第二个研究目的想探讨对于阿片耐受患者使用PCA方式较非PCA方式的疼痛控制时间。研究显示,既往用过阿片类药物的患者PCA疼痛缓解时间为0.5h,而由医务人员进行滴定的疼痛缓解时间为1h,时间差别较大。而在阿片类未耐受患者中虽然没有明显的统计学差异,但对比两条曲线可看到PCA组均低于非PCA组,换言之,使用PCA的患者在疼痛控制上均好于非PCA组。

该研究显示,就滴定时间而言,PCA方式可使患者得到更多受益,可更快控制疼痛,而疼痛得到更早控制,将使整体疼痛控制得更好,而患者满意度也更高。因而该研究在临床实践上具有非常重要的意义。其实我国医疗资源相对匮乏,特别是在医疗资源匮乏地区,医务人员工作量极大,由患者自我管理可极大减少医务人员的工作量,而且又能够让患者有更满意的疼痛控制,这是非常值得推广的一种方式。因而,我们这项研究也得到了国际同行的重视,在2019年、2020年ASCO年会均被收入壁报,在此次ESMO-ASIA会议上也获得了Mini Oral。

在ESMO-ASIA更新成果的报告上,最主要的是证实了PCA方式对患者整体症状的改善有很好的帮助。使用PCA快速滴定,可更好地控制癌痛,从而实现患者生活质量的改善。下一步我们将继续探讨滴定24h后改用口服方式还是继续使用PCA方式更好。在临床上,我们发现很多重度癌痛患者的疼痛波动比较厉害,NRS评分可以最高疼痛10分,最低0分,如果止痛药物剂量高了,对患者中枢神经系统毒性较大,而给予较低剂量则将使总体疼痛控制较差。如果允许使用PCA方式,患者可能会更好地控制疼痛。而对于疼痛波动较为稳定的患者,使用口服吗啡的方式可能更为便捷。因而在后期研究中,我们将寻找哪一部分患者适合继续使用PCA方式维持,而哪一些患者更适合口服吗啡的方式。目前该研究已经完成,正在数据分析阶段,将来有机会也会跟大家进行介绍。再次感谢肿瘤资讯对癌痛患者的关注与帮助。

相关阅读:【2020ASCO】林榕波教授解读氢吗啡酮PCA(患者自控镇痛技术)vs非PCA静脉滴定治疗重度癌痛Ⅲ期研究

责任编辑:肿瘤资讯-Jelly
排版编辑:肿瘤资讯-Jelly

所属专栏
相关阅读
评论
2020年12月09日
郭飞
江都市人民医院 | 检验科
镇痛泵患者自适使用
2020年12月02日
李国君
冀中能源峰峰集团有限公司总医院 | 血液肿瘤科
谢谢老师的分享
2020年12月01日
张芳
江苏省肿瘤医院 | 肿瘤内科
学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