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欢迎您

2020中国肿瘤免疫治疗会议丨聚焦肿瘤免疫治疗,中外大咖云端碰撞前沿理念

10月17日
CDE
整理:肿瘤资讯
来源:肿瘤资讯

2020年10月17日,第六届中国肿瘤免疫治疗会议圆满落幕!本届会议秉承进一步加强国内外肿瘤免疫治疗领域的专业知识普及和经验交流,推进肿瘤免疫治疗和相关产品研发在中国的快速和规范发展的宗旨,邀请全球学术界著名专家、中外监管人员、生物制药界专家介绍基础肿瘤免疫、免疫耐药及联合疗法、肿瘤免疫新型疗法、细胞疗法临床治疗等前沿技术的最新进展,分享他们在肿瘤免疫治疗领域的实践经验,探讨新型免疫疗法及临床开发的独特性,以及中外监管者对肿瘤免疫治疗的考量。


会议由中国食品药品国际交流中心(CCFDIE)主办,国家药监局药品审评中心(CDE)、美国华裔血液及肿瘤专家学会(CAHON)、北京经济技术开发区管理委员会和清华大学医学院共同协办。【肿瘤资讯】小编有幸亲临现场,为各位读者呈现现场盛况。

专题演讲环节

本届会议为期2天,分为7大专题,今天为您带来10月17日,4大专题的精彩报道。4大专题分别聚焦免疫联合治疗、细胞治疗进展、中国细胞治疗进展及免疫治疗监管考量,由点及面地探讨肿瘤免疫治疗以最终推动其规范化发展。

专题四:免疫联合治疗

免疫联合治疗成为当下热门探索。10月17日首场主题演讲为免疫联合治疗,由哈佛大学潘崇贤教授、加州大学戴维斯分校李天虹教授担任主持人。

靶向髓系细胞群的免疫联合治疗

11.png

强生生物制药Charles Drake博士

来自强生生物制药的Charles Drake博士阐述了靶向髓系细胞群的免疫联合治疗的探索:①抑制白介素-1β水平以抑制肾癌肿瘤细胞生长;②雄激素去势治疗中,提升上皮细胞中白介素-8的表达水平,诱导中性粒细胞-髓系抑制细胞(PMN-MDSC)。当然,Drake博士同时强调,要透彻理解这一复杂的生物学机制,更多的研究开展是必不可少的,包括如单细胞RNA测序、多光谱免疫荧光图像应用、T细胞反应/TCR测序特异性探索等。

Bintrafusp alfa,一种针对PD-L1和TGF-beta的双功能融合蛋白,经历从实验室研究到首次人体试验,再以注册为目的的研究

122.png

美国国立卫生研究所(NIH)James Gulley教授

来自美国国立卫生研究所(NIH)的James Gulley教授介绍了一种PD-L1和TGF-ß双靶点广谱抗癌药——Bintrafusp alfa的研究历程,从实验室研究到人体试验。他分享了实验设计的细节,并报道其实体瘤疗效评价标准及其临床试验结果。据介绍该药物可同时靶向PD-L1信号通路和TGF-beta信号通路,有望唤醒和恢复机体的抗肿瘤反应,从而起到控制肿瘤生长的效果。与抗PD-L1和抗TGF-beta治疗相比,Bintrafusp alfa在临床前动物模型显示出更好的抗肿瘤活性。目前这款创新疗法尤其在非小细胞肺癌患者群体中取得了卓越的临床效果。

免疫肿瘤学的早期创新发展

微信图片_20201017153036.png

匹兹堡大学Jason Luke教授

来自匹兹堡大学的Jason Luke教授分享免疫肿瘤学的早期创新发展。他首先简要回顾了免疫肿瘤学的发展概况并围绕“药物研发”“联合治疗方案探索”两方面阐述了肿瘤免疫治疗未来发展,并指出联合免疫治疗是未来癌症治疗的趋势,目前许多新的肿瘤免疫治疗探索正在进行中:①明确新一代的免疫检查点(LAG-3、TIGIT、TIM3等);②拓展对不同的双特异性通路的理解(如其中的CD-3重定向、免疫检查点、肿瘤免疫微环境的刺激的机制,双特异性抗体如PD-L1-CTLA4、PD-1-LAG-3、PD-1-ICOS、CTLA4-LAG-3等);③深入固有免疫/细胞因子与免疫代谢机制的研究;④寻找创新研究目标与免疫靶向方法。他提及T细胞炎症的肿瘤微环境是免疫肿瘤药物开发的生物学指导。最后Luke教授感叹道这是令人感到激动的时刻,因为有越来越多的抗癌症药物正在研发中。

新型肿瘤免疫治疗药物研究新进展

14.png

中国医学科学院肿瘤医院石远凯教授

近些年来,中国创新药物的研发进入了快车道,肿瘤药物领域是创新药物研发中最具有代表性的领域。截止2019年8月,全球药物研发管线中共计3876款肿瘤免疫治疗药物,相比2017年,新增1846款,增长率为91%,十分惊人。中国医学科学院肿瘤医院石远凯教授概述了新型肿瘤免疫治疗药物研究新进展。石教授总结到,尽管目前固有抗PD-L1和PD-1、CTLA-4治疗取得了突破性进展。但仍存在单药有效率低、易发生获得性耐药等问题。因此,新型免疫靶点(TGFβ、LAG-3、TIM-3、TIGIT和CD47等)及相关药物开发成为目前领域研究焦点。目前,双特异性抗体由于其独特优势迎来其研发热潮,尤其在免疫治疗领域具有很强的研发潜力,且初步研究呈现可观结果。此外,免疫联合抗血管治疗亦成为肿瘤研究的关注热点。

专题五:细胞治疗进展

细胞治疗探索不断,尤其以血液肿瘤的细胞疗法见长。在来自俄亥俄州立大学的李子海教授、纽约医学院的刘德龙教授主持下,4位大咖分享其细胞治疗进展。

实体肿瘤T细胞疗法

16.png

纪念斯隆-凯特琳癌症中心Prasad Adusumilli教授

来自 Memorial Sloan Kettering(纪念斯隆-凯特琳癌症中心)的Prasad Adusumilli教授分享了实体瘤的T细胞疗法。一项数据显示,在实体瘤过继T细胞治疗的84项随机对照临床研究中,1/4的细胞疗法靶向细胞表面,大部分是靶向黑色素瘤的研究,仅5%的研究是靶向血液恶性肿瘤。Adusumilli教授分享了其研究中的主要考量:①靶向抗原选择;②嵌合抗原受体设计;③肿瘤免疫微环境的研究;④抗原局部递呈方式;⑤减少T细胞消耗;⑥根据研究更新及时研究方案;⑦新一代嵌合抗原受体试验探索等。不仅如此,Adusumilli教授还介绍了其在实体瘤联合免疫治疗其他尝试包括分子溶瘤疗法及特殊组织在细胞治疗上的应用等。

CAR-T疗法最新进展

17.png

麻省总医院细胞免疫治疗项目主任、哈佛大学医学院Marcela Maus教授

CAR-T细胞免疫疗法为一种通过患者自身淋巴细胞来清除肿瘤细胞的嵌合抗原受体T细胞免疫疗法,是目前较为有效的恶性血液肿瘤治疗方式之一。麻省总医院细胞免疫治疗项目主任、哈佛大学医学院的Marcela Maus教授分享了CAR-T疗法的前沿进展。CAR-T细胞的产品开发模式在美国和中国有所不同:在美国,以集中生产为主,主要针对不同细胞类型的相同靶点,虽然相关研究少,但覆盖多个癌肿,但高成本是无法忽视的问题。而在中国则为分散式生产,以发现新靶点为主要研究,集中于数个癌肿研究,成本相对较小。但在美国CAR-T治疗仍面临以下挑战,如新思路的拓展(受体工程、载体、细胞类型、疾病适应症等);缺少更多行业的参与支持;个人医疗费用较高;相关医疗资源及人才的稀缺;血液肿瘤靶点的发现及适用于所有实体瘤的、安全有效的CAR-T疗法的研究。最后,Maus教授分享了其在成胶质细胞瘤的研究展望,麻省总医院癌症中心将在2021年进行新药的试验与协调,使得CAR-T联合治疗有望克服肿瘤异质性。

套细胞淋巴瘤CAR-T治疗进展

18.png

安德森癌症中心王鲁华教授

套细胞淋巴瘤(mantle cell lymphoma,MCL)是一种少见类型的、目前仍不可治愈的B细胞淋巴瘤,约占所有非霍奇金淋巴瘤的3%~6%。初始治疗缓解率高,但易复发,总体预后差。来自安德森癌症中心的王鲁华教授报道了套细胞淋巴瘤CAR-T治疗进展。演讲伊始,王鲁华教授一针见血,虽然细胞治疗时代已然来临,但并非所有癌肿中都可成熟应用细胞治疗。在推进细胞治疗同时,我们应仍继续推动化疗的发展。随后,王鲁华教授回顾了细胞治疗的发展史,并带来套细胞淋巴瘤的CAR-T治疗新进展好消息——KTE-X19,一种抗CD-19 CAR-T细胞疗法药物用于治疗难治性/复发性套细胞淋巴瘤,其一项II期临床研究显示出较好的安全性与疗效,为MCL患者带来福音。最后,王鲁华教授详细阐述了一代CAR-T细胞治疗与二代及更新疗法之间的结构与原理差异,启发CAR-T细胞联合治疗新思路。 

克服实体肿瘤CAR-T细胞障碍

19.png

Fred Hutch癌症中心Stanley Riddell教授

CAR-T细胞在清除血液类的癌症中取得了很大的成功,例如,用来治疗白血病的CD19特异性的CAR-T疗法。但是这样的成功还未能扩展到实体肿瘤的治疗中,多重因素可能成为阻碍CAR-T成功治疗实体肿瘤的原因。来自Fred Hutch癌症中心的Stanley Riddell教授报告了克服实体肿瘤CAR-T细胞治疗障碍。针对实体肿瘤和血液肿瘤的数据表明,肿瘤浸润和免疫耗竭是阻碍实体瘤免疫细胞疗效的阻碍,调整淋巴清除方案,如诱导免疫原性细胞死亡,改善CAR-T细胞浸润。而浸润的CAR-T细胞有助于肿瘤免疫微环境的动态重构,并显著调节抗肿瘤活性。但是尽管改善了肿瘤控制与抗PD-L1治疗,仍出现T细胞数量及功能的下降,这说明我们仍需探讨其他策略维持其稳定的功能。

专题六:中国细胞免疫治疗进展

中国细胞免疫治疗进展如何?在本专题中,让我们共同聆听3位中国专家对于国内肿瘤免疫治疗领域发展的看法。

B-NHL的CAR-T细胞治疗

20.png

华中科技大学同济医学院附属同济医院周剑峰教授

近年来,CAR-T细胞治疗技术发展迅速,尤其在B细胞淋巴瘤的治疗中取得了显著的疗效。来自华中科技大学同济医学院附属同济医院的周剑峰教授概述了CAR-T细胞治疗在B细胞非霍奇金淋巴瘤(B-NHL)上的应用。首先,他指出了CAR-T细胞疗法中尚未回答的问题:①CAR-T细胞治疗与自体移植协同方式;②能否克服高危遗传学异常的不良预后;③合理的综合治疗模式探索;④特殊部位淋巴瘤的CAR-T细胞治疗如位于中枢、肠道等部位。随后,周剑峰教授结合相关临床研究及临床实践对上述问题详细解答并指出多靶点CAR-T产品研发是未来必然趋势。

中国血液肿瘤细胞免疫治疗现状22.png

中国医学科学院血液病医院(血液所)王建祥教授

造血干细胞移植疗法对年轻血液系统恶性肿瘤患者群体较为有效,而对非年轻人群则效果不佳。因此科研人员将目光放在了细胞免疫治疗上。目前,免疫细胞疗法已成为血液系统恶性肿瘤治疗的新型辅助或替代策略。细胞免疫疗法中及各类免疫检查点抑制剂在多项临床研究中,显示出对血液系统肿瘤具有较好疗效。来自中国医学科学院血液病医院(血液所)的王建祥教授提出其关于中国血液肿瘤免疫细胞治疗的独到见解。目前,国内正在进行的CAR-T试验有200项,中国CAR-T细胞疗法主要探索靶点有CD19、CD22和BCMA,有望通过CAR-T细胞疗法改变获得的B细胞急性淋巴细胞白血病和多发性骨髓治疗结局。王建祥教授结合自身临床实践于会中分享了CAR-T细胞疗法的实际临床案例与临床研究探索。讲课中,王建祥教授尤其强调了输注细胞治疗剂量上的疗效与风险平衡的谨慎考量。

细胞治疗实体瘤的基本原理与实践

21.png

解放军总医院韩为东教授

免疫细胞治疗在实体瘤治疗上凸显成效,其背后有怎样的原理,在中国的临床实践又如何?来自解放军总医院的韩为东教授为我们娓娓道来。韩为东教授指出免疫系统与肿瘤发生发展之间的博弈始终存在。当实现靶向免疫与激活内在免疫的时候,免疫细胞成为强大的肿瘤杀手。肿瘤过继免疫细胞治疗(ACT)指的是向肿瘤患者体内输入具有抗肿瘤活性的免疫细胞直接杀伤肿瘤细胞,从而达到治疗肿瘤的目的。ACT的基本原理为接触依赖性、肿瘤溶解为主、炎症反应本身。韩为东教授指出免疫细胞治疗的难点在于治疗毒性与疗效之间的平衡。最后,他预言道,联合治疗方式是其未来发展趋势。

专题七:免疫治疗监管考量如何

免疫治疗监管是规范免疫治疗临床应用不可缺少的手段。从监管角度看,临床试验如何设计?肿瘤药物审批流程如何,有哪些注意事项?不同临床试验设计有何注意事项?多位国家药监局药品审评中心的专家为我们一一解读。他们是韦薇博士、张旻博士、高建超博士、黄虹云博士,他们分别以“细胞和基因治疗产品药学研究”“细胞和基因治疗产品非临床研究”“免疫细胞治疗产品的临床试验”“溶瘤病毒产品临床试验”为主题,不吝分享免疫治疗监管中的诸多考量,从技术审评依据、技术指南体系构建、细胞与基因治疗产品非临床研究评价策略等,到产品上市后研究及监测,全面又具有十分切实地指导意义,充分发挥了国家药监局药品审评中心的机构职能,体现出其责任担当。

144.jpg

药审中心专家为企业代表答疑解惑

结语

13.jpg2020中国肿瘤免疫治疗会议为期两日,持续至17号日程结束,参会代表始终热情不减,会场座无虚席,前沿学术观点碰撞不断!线上线下,国内国外,时空距离未能阻碍交流。与会中外专家积极互动,现场的参会代表也与线上线下专家就相关问题展开热烈、深入地探讨。会议最后,中国食品药品国际交流中心副主任曹莉莉女士对会议进行总结,她谈到本次会议取得了预期的成功,与会专家的经验分享使得会议精彩纷呈,同时诚挚感谢各协办单位、人员的全力支持,期待我们明年再相见!

微信图片_20201017175530.jpg

曹莉莉女士进行会议总结致辞

责任编辑:Yoly/Annie
排版编辑:Yoly


【精彩回顾】

10月16日精彩会议内容:肿瘤免疫新视角 | 2020中国肿瘤免疫治疗会议首日,中外群英聚首,谱写肿瘤免疫未来篇章

相关阅读
评论
10月19日
牛红卫
鹤壁市人民医院 | 中西医结合科
学习
10月19日
欧阳波
酒钢医院 | 呼吸内科
学习了
10月19日
吴耀禄
延安大学附属医院 | 普通外科
学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