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欢迎您

探讨乳癌进展,聚焦规范诊疗——2020华夏乳腺病论坛

09月16日
会议报道
来源:肿瘤资讯

2020年9月4日-5日,中国医疗保健国际交流促进会乳腺疾病分会第四届学术会议、2020华夏乳腺病论坛以线上线下结合的形式召开。会议由中国医疗保健国际交流促进会乳腺疾病分会主办,中国医学科学院肿瘤医院和中国医学科学院肿瘤医院深圳医院共同承办。会议上众多专家云集,共同解读乳腺癌诊疗热点,分享诊疗经验,聚焦乳腺癌的诊疗规范和前沿进展,搭建了良好的乳腺疾病学术交流平台。

会议执行主席为中国医学科学院肿瘤医院的王靖教授和中国医学科学院肿瘤医院深圳医院的高纪东教授。会议开场主席致辞,感谢众多有深厚学术功底和丰富临床经验的专家参与和领导的大力支持。复旦大学附属肿瘤医院的吴炅教授和中国医疗保健国际交流促进会的王晓民教授致辞,期待大会圆满进行。

1.jpg

会议主席及专家致辞

9月4日


局部治疗专场

乳腺癌乳房重建的现状与未来

本部分由天津市肿瘤医院的尹健教授主持。吴炅教授讲述了中国乳腺癌乳房重建的现状与展望。乳房重建的技术发展经历了长期的发展历程,目前我国乳腺癌乳房重建率已经从4%左右上升到10.7%,重建方式和重建技术也在不断发展。乳房重建已经出版了众多专家共识和指南对治疗基本原则和规范实践进行推荐,同时,中国学者在乳房重建方面也已经进行了众多中国研究,中国抗癌协会乳腺癌专业委员会等联合发起乳腺专科医生培训的乳房重建模块对于乳房重建的规范化治疗推广也起了重要作用。我国乳房重建依旧存在普及率低,治疗欠规范等问题,需要广大从业者正视现实和问题,建立良好合作,包括乳房肿瘤整形和重建培训大纲和细则,遴选培训基地和师资,互相开放专科医师培训课程,跨学科轮转,开展患者数据登记项目,多维度评估重建术后满意度,推动乳房重建临床研究等措施来促进乳腺癌乳房重建的规范化发展。

之后的讨论环节由上海交大医学院附属新华医院的韩宝三教授主持,云南肿瘤医院的聂建云教授和中国医学科学院肿瘤医院的王仲照教授就我国乳房重建的现状和未来,如何更好改善乳腺癌患者生活质量和一些具体技术问题进行讨论。

乳腺癌外科治疗进展

本部分由中国医学科学院肿瘤医院的王翔教授主持。辽宁省肿瘤医院的张强教授做了题为《乳腺癌外科治疗的进展》的报告。乳腺癌手术经历了扩大根治术,保乳术,乳房重建等一系列由大到小、提高患者生活质量的发展过程。近年来乳腺癌的外科治疗进展主要包括乳腺癌保乳手术,乳腺癌保乳术流行趋势,对侧预防性乳房切除术与重建和腋窝前哨淋巴结活检。张强教授对这些治疗进展的关键问题和争议进行了详细阐述。乳腺癌保乳术切缘还存在争议,应达到切缘阴性,而部分指南依旧建议2 cm以上的切缘。新辅助治疗后保乳率增加,但复发率也随之增加,因此新辅助治疗前肿瘤定位、新辅助治疗后的肿瘤退缩后评估十分重要。对侧预防性乳房切除术患者比例不断升高,还需要指南及共识来规范。乳房切除术后乳房重建为手术发展趋势,多学科综合治疗原则是未来发展趋势。腋窝处理呈“减法趋势”,但需考虑实际情况,包括手术操作的规范性和全身治疗的完善性等。

讨论环节由中国医学科学院肿瘤医院的方仪教授主持,首都医科大学附属北京世纪坛医院的吕大鹏教授和中国医学科学院肿瘤医院的齐立强教授作为讨论嘉宾,就乳腺癌外科治疗进展,新辅助治疗后切缘的认定,以及乳房重建等方面进行讨论。

乳腺癌的放疗进展

本部分由中国医科大学附属第一医院的金锋教授主持。中国医学科学院肿瘤医院的王淑莲教授深入介绍了乳腺癌放疗进展。随着对乳腺癌分子亚型的认识,乳腺癌个体化疗放疗已经成为趋势,需根据个体风险调整放疗手段的应用。三维适形调强放疗等技术的发展使得评估和改善靶区和正常组织受照剂量成为可能。对于低危患者应降低放疗强度,对于高危患者则应增加放疗强度。低危患者可以豁免放疗,或行部分乳腺照射,大多数患者可以减少放疗次数,使用大分割放疗,而心脏保护技术的发展使预防性区域淋巴结照射,特别是内乳放疗安全性大大提高。

讨论环节由中国医学科学院肿瘤医院的唐玉教授主持,北京大学肿瘤医院铁剑教授和辽宁省肿瘤医院张娜教授就乳腺癌放射治疗进展和我国研究现状、大分割放疗不良反应的发生和处理等问题进行深入探讨。

全身治疗专场

我国乳腺癌诊疗现状与挑战

本部分由浙江大学医学院附属第二医院的黄建教授主持。中国医学科学院肿瘤医院的徐兵河教授总领全局,深入讲解了我国乳腺癌诊疗现状与挑战。乳腺癌是世界范围内女性最常见的恶性肿瘤,我国乳腺癌患者近5年来生存率提高明显,但是和发达国家还是存在一定差距。不同分期乳腺癌的预后不同,乳腺癌公共意识不足导致诊断延迟,筛查不足,导致治愈机会减少。应充分重视乳腺癌筛查与早诊早治,可使乳腺癌死亡风险降低1/3。乳腺癌外科切除范围不断缩小,保乳手术有所增加,但是我国保乳手术普及性仍差,主要是由于我们放疗资源不足。而我国患者有近20%未接受辅助治疗,12%未规范完成辅助治疗,规范的辅助治疗普及度不足。

晚期乳腺癌患者同样存在治疗不足的问题,接受二线治疗比例不足1/2,三线更是不足1/4。但是,中国乳腺癌临床实践正在飞速发展,中国肿瘤临床试验以每年33.4%比例持续增加,积极参与国际多中心临床研究,自主研发新药如UTD1、吡咯替尼等或将改变晚期乳腺癌的治疗格局。我国乳腺癌诊治面临的挑战包括长期生存率仍低于发达国家,筛查不足,早期患者少,治疗欠规范,创新性临床研究少,欠人文关怀。因此,应加强乳腺癌筛查与早诊早治,进一步规范乳腺癌的多学科综合治疗;开展乳腺癌临床治疗新技术及多中心临床研究,关注生存,重视长期生存者的伴随疾病;充分利用中国患者疾病特征,引领中国原创;加强全国多中心协助,期待更多学者高质量走向国际舞台。

讨论环节由中国医学科学院肿瘤医院的宣立学教授主持,唐山市人们医院马杰教授和大连市中心医院郭文斌教授讨论了我国乳腺癌诊疗的现状和应对策略。

乳腺癌生育学进展

本部分由河北医科大学第四医院的耿翠芝教授主持。中国医学科学院肿瘤医院的马飞教授讲述了《乳腺癌防控新模式下的肿瘤生育学发展》。随着乳腺癌诊疗发展,乳腺癌幸存者众多,对于她们的心血管事件、骨折和生育问题应予以重视,实现乳腺癌全方位健康管理模式。50%的乳腺癌年轻患者有生育需求,但妊娠率不足5%,主观因素包括担心复发和遗传,客观因素包括卵巢早衰/功能异常,长期内分泌治疗和辅助生育技术不完善。实际上,通过第三代试管婴儿技术胚胎植入前遗传学筛查,胚胎移植前基因诊断等技术已经能够有效克服这些障碍。保留生育能力的策略包括辅助生殖技术的实施,如胚胎冷冻,卵母细胞冷冻,卵巢组织低温保持等,也可以考虑使用促性腺激素释放激素类似物(GnRHa),但是证据级别不高。通过努力,可以通过乳腺癌规范化诊疗治愈她们,通过卵巢保护措施保护她们的生育能力,通过辅助生殖技术帮助她们生一个健康的孩子。

讨论环节由首都医科大学宣武医院的康骅教授主持,齐齐哈尔市第一医院的葛斌教授和中国医学科学院肿瘤医院的王昕教授就生育诱发乳腺癌的复发风险,生育时机等问题进行讨论。

乳腺癌辅助化疗规范与进展

本部分由哈尔滨医科大学附属第二医院的张建国教授主持。北京大学肿瘤医院的宋国红教授讲述了乳腺癌辅助化疗规范与进展。辅助化疗改善了乳腺癌患者的结局,众多指南将辅助化疗的适应证规定为:肿瘤大于2 cm,淋巴结阳性,激素受体(HR)阴性,HER2阳性,组织学分级3级。但是乳腺癌已经进入分子分型时代,辅助化疗同样应考虑分子因素。因此,HR+HER2-的辅助化疗指征为淋巴结阳性(若Mammaprint基因低风险,大于50岁也可考虑避免化疗),21基因检测高风险、小于50岁中风险(尤其大于21分)也可以考虑化疗;病理分级3级;具有其他高危因素,如脉管癌栓,高Ki-67等。对于三阴性乳腺癌,淋巴结阳性或肿瘤大于0.5 cm者应考虑辅助化疗,方案应包括蒽环和紫杉类药物,有BRCA突变者可考虑含铂化疗可考虑使用,剂量密集型化疗可做为优选方案。以分子分型为基础结合复发风险有助于综合考虑辅助治疗方案,合理选择辅助治疗方案,考虑患者状况和意愿,避免过度或不足治疗。标准的药物剂量和疗程是获益的重要因素。

讨论环节由浙江大学医学院附属第二医院的陈益定教授主持,清华大学附属清华长庚医院的罗斌教授和广西医科大学附属第一医院的曾健教授就乳腺癌辅助化疗的指征和方案选择等问题进行了讨论。

最后,会议主席高纪东教授进行总结,会议的演讲和讨论涉及乳腺癌的乳房重建、外科、放疗、生育学、内科治疗等各个方面,感谢各位丰富经验,取得丰厚成果的著名专家学者进行精心准备,带来了国内外乳腺癌诊疗的先进理念和最新研究成果,令参会者受益匪浅。

9月5日


靶向免疫专场

HER2阳性乳腺癌的靶向治疗

本部分由天津肿瘤医院的付丽教授主持。河南省肿瘤医院的刘真真教授概述了HER2阳性乳腺癌的靶向治疗发展历程。新辅助治疗治疗领域,NeoSPHERE研究中,曲妥珠单抗+帕妥珠单抗带来了无病生存期(DFS)和总生存(OS)的获益,双靶新辅助治疗获批上市。PEONY研究是针对亚洲人群的双靶向新辅助治疗,pCR率显著改善,期待生存数据的公布可以改善临床实践。基于这些研究结果,2020年CSCO指南对此类患者新辅助治疗的I级推荐为TCbHP(1A)和THP(1A)。

辅助治疗方面,APHINITY研究显示双靶治疗使淋巴结阳性亚组和激素受体(HR)阴性亚组获益,双靶向成为辅助治疗的推荐方案。ExteNET研究显示来那替尼作为曲妥珠单抗完成后的强化治疗使HR阳性患者获益更明显,KATHERINE显示HER2靶向新辅助的T-DM1后续强化可显著改善患者的无侵袭疾病生存(iDFS)。因此,2020年CSCO指南推荐意见中,对于术前仅使用曲妥珠单抗者,pCR后可继续使用曲妥珠单抗,对于未达到pCR者,术后可使用HP(2A)或T-DM1(1B)。使用双靶新辅助者,pCR后继续HP,未达到pCR使用T-DM1,不可及者可以使用HP。淋巴结阳性患者的辅助治疗I级推荐为双靶,淋巴结阴性但是具有其他高危因素者也可以考虑双靶。

解救治疗中,CLEOPATRA研究表明双靶用于晚期一线可显著改善无进展生存(PFS)和OS,双靶成为HER2阳性晚期乳腺癌一线治疗的标准。MARIANE显示T-DM1单药不劣于曲妥珠单抗联合化疗,成为一线可选方案,未进入指南。二线治疗方面,基于EMILIA结果,NCCN将T-DM1推荐为晚期二线HER2+乳腺癌标准治疗。基于吡咯替尼的II期试验结果,CFDA有条件批准吡咯替尼上市。2020年CSCO指南推荐,对于曲妥珠单抗治疗失败者,I级推荐为吡咯替尼+卡培他滨(1A),II级推荐为T-DM1。未使用过曲妥珠单抗依旧推荐双靶。HER2阳性乳腺癌的肿瘤已经全面进入双靶治疗时代。

讨论环节由吉林省肿瘤医院的徐贵颖教授主持,北京博爱医院的徐青教授和中国医学科学院肿瘤医院的杨雪教授就去蒽环、抗HER2靶向药物的使用顺序等问题进行讨论。

新型靶向药物在乳腺癌治疗中的应用前景

本部分由新疆医科大学附属肿瘤医院的孙刚教授主持。上海交大医学院附属瑞金医院的朱丽教授讲述了乳腺癌的新型靶向药物。首先聚焦三阴性乳腺癌(TNBC)的诊疗新进展。具有BRCA突变的患者,OlympiAD和EMBRACA研究显示TNBC患者使用奥拉帕利等PARP抑制剂对比化疗具有显著的PFS优势,LUCY研究显示具有gBRCA突变的HER2阴性患者中,奥拉帕利可作为患者无化疗替代。靶向药物在向早期迈进,TNBC或BRCA突变患者接受奥拉帕利辅助治疗的OlympiA研究将在今年ESMO公布,而新辅助治疗的客观有效率(ORR)也达到64%。存在同源重组修复缺陷(HRD)的肿瘤同样对PARP抑制剂敏感,且有助于提高肿瘤免疫反应。II期MEDIOLA研究中,奥拉帕利联合度伐利尤单抗在BRCA突变晚期乳腺癌中进行探索。以gpNMB,Trop2等为靶点的抗体偶联药物(ADC)的ORR达到30%左右。其他靶点如AKT抑制剂、MEK抑制剂等的探索也在进行。

聚焦HR+HER2-乳腺癌,CDK4/6抑制剂显示出卓越疗效,氟维司群联合CDK4/6抑制剂为晚期HR+乳腺癌患者带来显著生存获益,一线患者达到33.6个月的PFS。奥拉帕利,PI3K抑制剂,AKT抑制剂分别可用于相应突变人群,ERBB2突变患者使用来那替尼+氟维司群可能有效,ESR1突变患者对雌激素受体下调剂(SERD)敏感。越来越多的新药及新的治疗策略正在不断探索中。而对于HER2+乳腺癌,第二代ADC药物DS-8201显示出较大潜力。更多靶点的发现有助于实现乳腺癌的精准治疗。

讨论环节由北京大学人民医院的程琳教授主持,中国医学科学院肿瘤医院王一澎教授,盘锦市中心医院的丁百放教授就BRCA检测、新型靶向药物的应用等方面进行讨论。

三阴性乳腺癌免疫治疗进展

本部分由山东大学齐鲁医院杨其峰教授主持。哈尔滨医科大学附属第二医院的郭宝良教授介绍了TNBC的免疫治疗进展。TNBC具有较高的免疫源性。IMpassion130是晚期TNBC的突破性免疫研究,在PD-L1阳性人群中,阿替利珠单抗联合化疗使OS增加了10个月,获益巨大。PD-L1 肿瘤浸润免疫细胞(IC)状况可预测PFS和OS,PD-L1 IC+是联合治疗获益的预测因子。KEYNOTE-355研究中,帕博利珠单抗联合化疗在PD-L1+(CPS≥10)的转移性TNBC一线治疗显著延长PFS,帕博利珠单抗联合化疗在PD-L1高表达人群疗效更优,各亚组疗效一致,安全性与之前报道一致,提示帕博利珠单抗联合化疗可用于mTNBC一线治疗。

早期乳腺癌方面,KEYNOTE-522研究显示帕博利珠单抗联合化疗治疗组具有较高的pCR率,特别是III期/腋结阳性亚组,无事件生存期(EFS)有待长期随访,毒性和既往报道一致。NeoTRIP研究中,阿替利珠单抗联合TP化疗组与TP组的pCR率相似,多变量分析显示PD-L1表达组pCR率较高,主要观察终点EFS有待长期随访。需要进一步探索免疫之类的适合人群和机理治疗。

综上,免疫治疗在晚期TNBC一线治疗疗效显著,免疫治疗联合化疗在早期TNBC新辅助治疗初现曙光,适应人群需要进一步筛选,联合何种化疗药物和如何组合最佳方案需要进一步探讨,合适的伴随诊断标志物需要进一步澄清。

讨论环节由哈尔滨医科大学附属第一医院的周毅教授主持,中国医学科学院肿瘤医院的张柏林教授和中国中医药大学东方医院的李桃花教授就其他类型乳腺癌的免疫治疗,早期乳腺癌中提高免疫疗效和多通路联合治疗等问题进行讨论。

博学明辨专场

关于核磁检查对于保乳手术是否必要的辩题由首都医科大学附属北京安贞医院的骆成玉教授和山东大学第二医院的余之刚教授主持。广东省人民医院的王坤教授的观点是核磁检查是保乳手术所必需。CSCO乳腺癌指南、放射协会指南等均建议新辅助治疗后行核磁共振检查,根据国内患者和西方人群的差异和现状,包括乳房体积、密度的不同、术中冰冻的水平和二次手术率的不同,核磁有助于明确肿瘤的精确范围和明确肿瘤离乳头的距离,因此核磁在中国女性乳癌保乳手术中是必要的。

复旦大学附属华东医院的葛睿教授的观点是核磁检查对保乳手术并非必要。核磁不降低复发率,不提高生存率,不降低再切率,其优势没有转化为获益,此外,磁共振有可能导致造影剂过敏,幽闭恐惧症,医疗资源浪费,延误手术时间,增加经济负担等问题,而且降低保乳率,增加对侧切除率,降低生活质量,有画蛇添足之嫌。核磁用于pCR检测不够准确,不能过早在新辅助全身治疗后取消手术,有2/3的患者遗漏了残留病灶。我国患者现状是乳腺体积偏小,俯卧位核磁病灶定位转化为手术定位困难,而超声、钼靶定位物美价廉,因此,核磁并非必需。

山东省肿瘤医院的于志勇教授和新疆医科大学附属肿瘤医院的欧江华教授作为点评专家,讲述了各自在临床实践中的经验和各种影像学检查手段的优劣。

第二辩题为HER2阳性乳腺癌新辅助治疗后未pCR患者的后续治疗,主持为重庆医科大学附属第一医院的厉红元教授和吉林大学第二医院的张研教授。

中国医学科学院肿瘤医院的兰波教授认为,HER2阳性乳腺癌新辅助治疗后未pCR患者应常规应用T-DM1。新辅助未pCR的患者预后差,目前唯一高级别循证医学证据即为T-DM1治疗,其他“个体化治疗”没有证据。

北京大学人民医院的谢菲教授观点是HER2阳性乳腺癌新辅助治疗未pCR患者应个体化治疗。pCR和复发转移等事件的出现并不绝对等同,仅30%的未pCR患者真正需要强化,这部分患者特征为年轻,HR阴性,残留肿瘤大,残留阳性淋巴结多,单靶新辅助,此类人群才是强化的目标人群。另外,非pCR患者还有双靶治疗等众多可选方案,患者需要行强效、足量、足疗程的新辅助治疗,并平衡非pCR患者的疗效与副作用。

中山大学肿瘤医院的唐军教授和北京大学肿瘤医院的范照青教授点评,对于后续强化治疗的研究证据和临床实践进行分析和点评。

第三辩题是关于CDK4/6抑制剂在乳腺癌新辅助内分泌治疗中的作用,由安徽医科大学第一附属医院的王本忠教授和首都医科大学附属北京朝阳医院的蒋宏传教授主持。

中国医学科学院肿瘤医院的李俏教授的观点是CDK4/6抑制剂在乳腺癌新辅助内分泌治疗中大有可为。李俏教授认为在不同新辅助疗效终点上,CDK4/6抑制剂+内分泌不劣于新辅助化疗,优于单一内分泌治疗,内分泌+CDK4/6抑制剂的的安全性优于化疗,而相关生物标志物可能有助于筛选优势获益人群。

中国医科大学附属第一医院的徐莹莹教授观点是CDK4/6抑制剂在乳腺癌新辅助内分泌治疗中前途未卜。由于CDK4/6抑制剂用于新辅助治疗还缺乏可靠证据,其疗效不及化疗显著,而不良反应高于单纯内分泌治疗,且增加患者经济负担,因此其在新辅助治疗中的作用还不明确。

浙江大学医学院附属第一医院的傅佩芬教授和北京医院的华彬教授进行点评,就新辅助治疗的疗效终点、新辅助治疗的目的及药物选择等问题进行了阐述。

国创之光专场

吡咯替尼在HER2阳性乳腺癌中的应用

本部分由浙江大学附属邵逸夫医院的宋向阳教授主持。中国医学科学院肿瘤医院的袁芃教授深入解读了PHOEBE研究。HER2阳性乳腺癌预后极差,对于晚期肿瘤来说,曲妥珠单抗+帕妥珠单抗双靶治疗已经成为其标准一线治疗,但是患者大多出现进展,最终进入二线治疗。二线治疗方案效果有限,包括T-DM1,拉帕替尼+卡培他滨,及曲妥珠单抗+拉帕替尼等双靶向治疗,PFS都不超过10个月。吡咯替尼是我国自主原研的小分子酪氨酸激酶抑制剂,不可逆结合HER1、HER2和HER4胞内区域不可逆结合,因而结合更紧密,疗效更好,10年间研究硕果累累。I期研究即受到广泛关注,吡咯替尼+卡培他滨对比拉帕替尼+卡培他滨的II期研究受邀再次全文发表于临床肿瘤学杂志(JCO),吡咯替尼组可显著提高PFS(18.1个月 vs 7.0个月),降低64%的疾病进展/死亡风险。III期PHOEBE研究是由徐兵河教授牵头的随机对照双盲研究,患者随机接受吡咯替尼+卡培他滨或拉帕替尼+卡培他滨治疗,主要研究终点是PFS。2020年ASCO汇报结果,两组的PFS分别是12.5个月对比6.8个月(HR 0.39,P<0.0001),各亚组患者均有获益,曲妥珠单抗耐药患者的PFS也从6.9个月延长到12.9个月。两组的中位OS均未达到,吡咯替尼组获益趋势更明显。两组的治疗相关不良事件(AEs)和严重AEs发生率相当,吡咯替尼腹泻发生率较高,但总体易于控制。PHOEBE研究证实吡咯替尼为中国HER2阳性乳腺癌患者的标准二线治疗方案。本研究与T-DM1的EMILIA研究进行对比,T-DM1治疗的PFS仅9.6个月,而本研究的吡咯替尼组达到12.5个月,T-DM1的1年OS率是85.2%,而本研究的吡咯替尼组1年OS率为91.3%,吡咯替尼疗效优越。吡咯替尼的转化研究发现PI3CA等突变有助于预测疗效。吡咯替尼对于HER2阳性晚期患者具有卓越疗效,正在探索更多适应证,期待其未来更广阔的治疗前景。

国产皮肤缝合器在乳腺手术中的应用

本部分由首都医科大学附属北京友谊医院的屈翔教授主持。中国医学科学院肿瘤医院的方仪教授讲述了国产皮肤缝合器颐缝的应用。颐缝已经在国内开展了一系列临床试验进行有效性评价,通过术后8天的随访试验数据表明,颐缝可以有效闭合缝合伤口,且预后效果和可吸收风险没有差异,使用颐缝相较缝线可以节省80%以上的缝合时间,因此,颐缝具有掌握快,缝合快,愈合好的特点。

乳房整形与重建术中的材料科学

本部分由北京电力医院的林方才教授主持。上海理工大学的孙文全教授讲述了乳房重建术补片材料的科学选择。乳房重建术使用的材料包括自体组织、假体和扩张器以及补片,补片包括合成补片和生物补片,各种补片的软组织修复效果不同,选择补片需要考虑生物力学、表面结构和孔隙结构、生物相容与免疫毒性、生物可吸收性、悬垂性与柔韧性、贴附性和转归与组织再生能力等关键性能。

最后,会议主席王靖教授进行总结,感谢靶向免疫专场各位专家在乳腺癌双靶向治疗、新型靶向药、免疫治疗方面的精彩演讲,感谢博学明辨专场6位辩论选手对于没有定论的临床问题进行了精彩的阐述,感谢国创之光3位专家专家介绍了新药物、新技术和新材料,带听众领略了我国原创能力的强大,也感谢各位主持和点评专家的分享。本次会议圆满结束,期待下次相聚,为乳腺癌的诊疗再次贡献力量。

责任编辑:肿瘤资讯-Jo
排版编辑:肿瘤资讯-晓栋

评论
09月18日
李云龙
磐石市医院 | 乳腺外科
学习了,谢谢分享。
09月16日
颜昕
漳州市医院 | 乳腺外科
探讨
09月16日
韩丙立
汝州市第一人民医院 | 肿瘤内科
学习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