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欢迎您

【第16届妇瘤大会】邹冬玲教授谈卵巢癌维持治疗新进展

2019年04月25日
专家访谈
整理:肿瘤资讯
来源:肿瘤资讯

2019年4月17—21日,由中国抗癌协会妇科肿瘤专业委员会主办,云南省肿瘤医院(云南省癌症中心/昆明医科大学第三附属医院)、云南省抗癌协会妇科肿瘤专业委员会和云南省妇科医疗质量控制中心承办的“第十六届全国妇科肿瘤学术大会”在美丽的春城昆明隆重召开。全国妇科肿瘤领域的精英汇聚一堂,共议妇科肿瘤诊治热点与发展。【肿瘤资讯】特邀重庆市肿瘤医院的邹冬玲教授分享卵巢癌维持治疗研究进展。

               
邹冬玲
副主任医师,硕士生导师

中国抗癌协会妇科肿瘤专委会青年委员兼秘书
中国抗癌协会青年理事会理事兼轮值秘书长
中华医学会肿瘤专委会青年委员
中国妇幼保健协会妇科肿瘤防治专业委员会委员
中国医促会妇产科专委会青年委员会常务副主任
中国研究型医院协会妇科肿瘤专委会青年委员
中国优生科学协会肿瘤生殖分会委员
北京医学奖励基金会妇科肿瘤专家委员会副主任委员
北京健康促进会宫颈病变与宫颈癌防治专家委员会委员
重庆医师协会肿瘤分会委员兼秘书
重庆市青年联合会委员
重庆市卫计委医学高端后备人才
《中国肿瘤临床》青年编委
《医学参考报》青年编委
美国希望之城国家医疗中心访问学者
美国辛辛那提大学癌症研究所访问学者

卵巢癌维持治疗现状

邹冬玲教授:目前国内关于卵巢癌维持治疗的数据大多来自临床试验,包括国际多中心临床研究和国内的多中心临床研究。在真实世界中,患者自行购买PARP抑制剂维持治疗的情况并不多。目前,PARP抑制剂用于维持治疗,无论是一线还是二线,一级后线挽救治疗,都能够给患者带来比较好的疗效,但价格问题令人担忧。卵巢癌患者在经历了一线、二线治疗后,已经花费较多,再行维持治疗,对患者而言,是非常大的经济打击。此外,目前患者尚未完全树立维持治疗的理念,同时鉴于药物的副作用,维持治疗并不常用,因此还需要通过媒体的报道和宣传,帮助患者认识到维持治疗在卵巢癌全程管理中的重要意义。

抗血管生成的维持治疗药物主要是贝伐珠单抗,循证依据是两项重要的研究——GOG-0218和ICON7研究,但两项研究中患者的无进展生存(PFS)获益并不多,只有3~4个月,且总生存时间(OS)没有显著差异。此外,贝伐珠单抗需要静脉使用,有一定的副作用,部分患者无法耐受。所以,贝伐珠单抗在一线维持中应用较少。贝伐珠单抗用于复发性卵巢癌维持治疗的研究主要是OCEANS和GOG-213,也观察到3~4个月的PFS延长,但总体OS亦无改善。总体而言,临床上二线维持治疗的应用多于一线,但都相对较少,因为研究中并未观察到OS获益,且患者需要承受较长时间的治疗。此外,需要注意的是,PARP抑制剂和贝伐珠单抗的研究计算PFS有所差异,PARP抑制剂是从化疗结束后开始使用PARP抑制剂才开始计算PFS,而贝伐珠单抗则是从开始治疗时计算患者的PFS。总体而言,目前在临床上,贝伐珠单抗更倾向于用于肿瘤需要迅速控制、瘤体负荷较大或伴大量腹水的患者。目前中国使用的维持治疗药物PARP抑制剂大都来自临床试验。中国目前能够购买的PARP抑制剂只有奥拉帕利,有些患者使用奥拉帕利作为后线挽救治疗,但维持治疗的数据大多来自于临床研究。

PARP抑制剂维持治疗的研究进展

邹冬玲教授:这里主要分享一下今年SGO大会上PARP抑制剂的研究进展。在今年的SGO大会上,PARP抑制剂用于一线、二线和后线挽救治疗,以及再次使用PARP抑制剂的疗效数据,都有了一些更新。在一线维持治疗上,SOLO-1研究证实,奥拉帕利可以显著延长BRCA突变晚期卵巢癌患者的PFS和PFS2,基于这一研究结果,2019年第一版的NCCN指南推荐奥拉帕利作为BRCA突变晚期卵巢癌的一线维持治疗。此外,尼拉帕利开展了一项PRIMA研究,但目前只公布了中期安全性数据,疗效相关性数据并不清楚,结果值得期待。因为SOLO1研究针对的是gBRCA突变的患者,NCCN指南将gBRCA和tBRCA突变的患者均纳入奥拉帕利维持治疗的适应人群,但从全球和中国的情况来看,gBRCA和tBRCA的总体突变率为25%左右,即还有75%的患者不能应用奥拉帕利一线维持治疗。PRIMA研究入组人群不拘泥于BRCA突变状态,所以我们非常期待这一研究能够得出阳性结果,使这一药物可以应用于更多患者的一线维持治疗。

对于二线维持治疗,今年没有特别多的数据更新,但进行了一些事后分析,如比较了ARIEL3研究中卢卡帕利用于不同年龄、不同基因突变状态患者的疗效和安全性,结果显示不同人群的疗效和安全性相当。另一个值得关注的是针对NOVA研究和SOLO-2研究所做的事后分析,评估无症状或毒性时间(TWiST),这是一个比较新的概念,将PFS分为2个健康状态,有毒性的PFS和无症状或毒性的PFS。简单而言,即计算PARP抑制剂或安慰剂组平均PFS和平均毒性之差。TWiST时间越长,就代表患者真正获益的时间越长,即不仅获得了比较长的PFS,且在PFS期间患者没有受到药物毒副反应的折磨。因此,TWiST的分析数据非常科学,体现了医务工作者对患者治疗过程中生活质量的重视。从分析结果来看,SOLO-2研究中,奥拉帕利对比安慰剂延长了7个多月的TWiST。NOVA研究中,尼拉帕利较安慰剂延长gBRCA突变患者平均TWiST 近3年;而在gBRCA未突变患者中,尼拉帕利较安慰剂延长平均TWiST 1.34年,这一获益是非常大的,换言之,我们在使用PARP抑制剂时,不必特别担心会对患者的生活质量造成非常严重的影响。

在后线治疗上,本次SGO大会也报道了一些数据,这里主要介绍尼拉帕利单药用于卵巢癌后线治疗的QUADRA研究,该研究入组人群中大于68%的患者是铂耐药或铂抵抗的患者,27%的患者既往使用了大于或等于6线以上的化疗。这些患者临床上处理非常棘手,而客观缓解率能够达到20%多,这是令人惊喜的数据,且根据患者的体重和血小板计数调整剂量后,对疗效并无影响,且安全性更好。

最后,我们非常关注的一个问题是,既往使用过PARP抑制剂耐药的患者,再次使用是否获益。这次SGO上也公布了一个相关研究,纳入了使用过两线以上PARP抑制剂的卵巢癌患者,初步结论是曾经使用过PARP抑制剂的患者,再次使用PARP抑制剂不一定耐药,且两次使用PARP抑制剂的毒性反应不一定有重叠。也就是说在临床真实世界中,如果患者既往使用过PARP抑制剂,也可以再次尝试使用。当然这个研究纳入的患者例数较少,只有20多例,我们期待有更大样本量的研究报道。本次SGO上也展示了接下来计划开展的关于PARP抑制剂再次使用的Oreo研究,主要针对铂敏感复发的卵巢癌,在曾经使用PARP抑制剂后,根据BRCA突变状态分为两个队列,和安慰剂对比,评估再次使用奥拉帕利能否给患者带来获益。这些研究的结果都非常值得期待。

责任编辑:Linda

相关阅读
评论
2019年05月15日
hym2003
汕头市潮阳区大峰医院 | 肿瘤内科
学习了
2019年04月28日
罗成
成都363医院 | 药剂科
学习
2019年04月26日
135****5586
常州市肿瘤医院 | 肿瘤内科
维持治疗新认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