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欢迎您

经动脉化疗栓塞治疗肝癌新进展

2017年03月23日
会议报道

第八届肿瘤介入与微创治疗大会暨上海第五届肝癌综合介入诊疗会议于24-26日在上海隆重召开。会议期间,肿瘤资讯有幸采访到了大会执行主席来着上海复旦大学附属中山医院的颜志平教授和第四军医大学西京医院的韩国宏教授。两位专家围绕肝癌介入治疗的重要治疗手段——经动脉化疗栓塞治疗(TACE)展开了讨论,阐述了各自的体会和独到见解。

颜志平教授:第八届肿瘤介入与微创治疗大会暨上海第五届肝癌综合介入诊疗会议到目前为止已经进行了第三天了,从前面两天的情况看,各位专家及参会人员就肿瘤介入与微创治疗进行了非常热烈的探讨。

在我们国家,肝癌一直是个重大的医疗问题,所以本次会议就肝癌这个主题进行了很大篇幅的讨论。这次会议有幸请到第四军医大学西京医院韩国宏教授就肝癌的介入治疗做讲座。韩国宏教授是在介入方面非常资深的的专家,他在肝癌的介入治疗领域有非常独到的见解。有请韩国宏教授谈谈他的见解:   

韩国宏教授:谢谢颜志平教授!很荣幸能参加在上海召开的2017 CCIO。正如刚才颜教授介绍的,中国是肝癌大国。每年全球新发肝癌的病例数是80万,其中一半以上的患者在中国,足可见肝癌对广大中国患者的危害。

对于肝癌的治疗,几十年来我们不断努力,最重要的一个治疗手段就是经肝动脉化疗栓塞术——即TACE治疗。根据横断面的流行病学调查结果显示,无论在欧美还是亚太,特别是在中国,TACE治疗都是治疗肝癌的主要方法。新诊断的肝癌患者一半以上都在接受TACE治疗。该治疗方法经过几十年的发展日臻成熟,一方面超选择插管问题:术中怎么样进行超选择插管,进而达到对肿瘤供血血管的超选择。另外很重要的一方面就是栓塞材料的进展,今天我先介绍一些栓塞材料的进展。

栓塞材料的进展其中重要的就是栓塞微球的问世和进一步的临床应用。在既往做TACE时,常规都是使用碘化油与化疗药混合的栓塞剂。现在有了栓塞微球材料,就实现了所谓的“DEB TACE”——意思就是把化疗药物加载在微球里,通过肝动脉注入到肿瘤靶血管,能让它既起到局部栓塞肿瘤血管的作用,又让微球中加载的化疗药在肿瘤局部缓慢释放。近几年的进展中,其中一个重要的就是DEB-TACE的进展。从2004年DC Bead在欧美国家作为肿瘤栓塞剂的上市,经过十几年的发展,大量的临床循证医学证据都证实了DEB-TACE对肝癌的栓塞不仅仅能够达到有效治疗的目的,更重要的是能减少对肝功能的损害。作为微球栓塞剂的DC Beads有一个重要的特性是它能够加载大剂量的化疗药,比如说一瓶DC Beads栓塞微球可以加载7 5mg的阿霉素,经肝动脉到达肿瘤局部并可控性缓慢释放。常规的TACE是不可能用这么大的化疗药剂量,通常阿霉素用30-50 mg就已经足够。DC Beads为什么能够加载这么大剂量的化疗药而对患者来说是相对安全的?是因为微球注入体内后可以在36天缓慢释放化疗药物,达到局部持续作用的目的。正是因为微球加载药物的特性,可以使用相当大剂量的化疗药进行局部的化疗栓塞,也正是因为这样的作用,使得DEB-TACE能够减少肝功能的损害,并对全身的影响微乎其微。 

颜志平教授:刚才韩教授讲的是TACE当中非常重要的一个环节。做好TACE,除了观念上要更新以外,整个手术操作总共有三个步骤:第一,尽可能把导管放到最靠近肿瘤的部位,就是超选择。通常来说,超选择应该是非常普及的,但还是有很多的地方可能对它不是太重视。所以说现在做超选择最常见的就是要使用微导管,以微导管技术为基础的超选择插管;第二,我们栓塞剂量多少比较合适?通常肉眼观察一下,感觉差不多。而现在新型的DSA带有很多功能,比如类CT功能。该功能可以比较精确的定位超选择的血管是不是供应肿瘤的血管,栓塞的过程中可以通过类CT功能检查来明确肿瘤栓塞的情况,是否栓塞的很好?是否还有遗漏等等。所以新型技术的问世可能对整个插管和超选择的过程、治疗的手段、治疗终点的判定提供非常大的方便。再加上刚才韩教授提到的新型栓塞材料,它可能对TACE疗效的提高起到非常大的作用。

韩国宏教授:刚才颜教授介绍的内容非常重要。其实肝癌TACE的全过程,从超选择插管、术中的监测到术后的评价,都非常重要。谈到术中监测,在使用栓塞材料的时候重要的一个环节就是如何实时监测栓塞材料是否达到肿瘤局部?是否真正达到局部靶向治疗效果?除了刚才颜教授介绍的超选择插管、术中监测以外,现在更重要的还有一点就是微球的可视性。过去微球栓塞是不可视的,需要混合造影剂监测到达的部位。现在透视下可视的微球最近刚刚在美国宣布问世,我们期待着它尽早来到中国市场,造福广大患者。

颜志平教授:刚才韩教授讲得非常好,把最新的、在临床上广泛使用的可视微球介绍给了大家,韩教授在这方面的造诣非常深。谢谢韩教授!

责任编辑:肿瘤资讯-宋小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