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欢迎您

卵巢癌十则

2016年05月18日
研究进展

来源:协和妇产科文献月报


卵巢癌中RAD50拷贝数删除的预后价值

这项研究旨在分析BRCA野生型卵巢癌中PARP抑制剂的预后及治疗性标记物。研究中BRCA状态由全外显子深度测序进行分析,筛查33种DNA修复基因。以公开的数据和siRNA敲除在卵巢癌细胞系中进行外部确认和药物反应性评估。结果在220例患者中,表现BRCA印迹的肿瘤患者其OS(HR 0.33)和PFS(HR 0.51)均显著改善,提示这些患者中有独立于BRCA的药物敏感性机制。BRCA驱动性分子性事件中系统性筛查发现RAD50删除是BRCA状态的标记物。在BRCA野生型的卵巢癌中RAD50删除发生于18%的患者,导致肿瘤mRNA表达的下调(改变倍数0.63)。在BRCA野生型患者中,经过年龄和分期的校正,RAD50删除显著改善患者的OS(HR 0.44)和PFS(HR 0.60)。敲除RAD50表达增加卵巢癌细胞系对于顺铂和奥拉帕尼的有效性。在19种卵巢癌细胞系,RAD50拷贝数删除显著改善奥拉帕尼和rucaparib这两种PARP抑制剂的有效性。

这项研究证实在野生型卵巢癌中,RAD50可作为PARP抑制剂治疗相关生存预后和有效性的候选标记物。

文献引自:Zhang M, Liu G,Xue F, et al. Copy number deletion of RAD50 as predictive marker of BRCAnessand PARP inhibitor response in BRCA wild type ovarian cancer. Gynecol Oncol.2016;141(1):57-64. 

调强放疗用于化疗无效的复发性卵巢癌

这项单中心回顾性研究包括2006-2014年间33例化疗无效的复发性卵巢癌患者。在放疗前,这些患者接受了中位3种化疗方案(范围1-12),其中11例正在接受同步治疗。经过中位23.7个月的随访,总计49处部位接受了中位5040 cGy(范围4500-7000)的放疗剂量。在49个部位中9处(18%)发生放射野内失败。两年的精算控制率、无复发生存和总体生存分别为82%、11%和63%。有17例患者在治疗前后接受了PET-CT检查,根据放射代谢评估,6例(35%)出现完全缓解,11例(65%)部分缓解。≥3级不良反应包括:急性胃肠道毒性,2例;晚期胃肠道毒性,12例;急性血液学毒性,5例;晚期血液学毒性,42例。

可见,对于复发性化疗无效的患者调强放疗导致良好的局灶控制和有限的毒性反应。

文献引自:Chundury A,Apicelli A, DeWees T, et al. Intensity modulated radiation therapy forrecurrent ovarian cancer refractory to chemotherapy. Gynecol Oncol.2016;141(1):134-9. 

ITM2A缺失是上皮性卵巢癌预后不良的因素

整合性膜蛋白2A(ITM2A)是一种未知功能的2型透膜蛋白。这项研究在35例正常卵巢、20例卵巢腺瘤、11例交界瘤和90例卵巢癌中以免疫组化对此进行分析。结果发现在侵袭性卵巢癌中ITM2A显著降调节。ITMA2A缺失见于45.6%的卵巢侵袭性癌中,与FIGO分期、II型卵巢癌、不理想的CRS、复发和化疗耐药有关。ITM2A缺失和FIGO分期较晚是预后不良的独立的预后因素。通过降低cdc2、cyclin B1、cdc25c和p-cdc2(Thr 161)能够抑制ITM2A生长,并诱导G2/M细胞周期停滞。体内和体外试验表明,在紫杉醇治疗后,ITM2A表达显著降低紫杉醇和卡铂的IC50以及肿瘤体积。

文献引自:Nguyen TM, ShinIW, Lee TJ, et al. Loss of ITM2A, a novel tumor suppressor of ovarian cancerthrough G2/M cell cycle arrest, is a poor prognostic factor of epithelialovarian cancer. Gynecol Oncol. 2016;140(3):545-53.

新辅助化疗和初始肿瘤细胞减灭术用于晚期卵巢癌

EORTC-GCG和NCIC-CTG在2010年发表了一项随机对照研究,纳入718例III/IV期晚期卵巢癌患者,随机接受新辅助化疗(NACT)+中间型CRS(IDS)或初始CRS(PDS)治疗。结果PDS和NACT组的中位PFS均为12个月,中位OS分别为29个月和30个月。作者认为NACT+IDS并不劣于PDS。另一项CHORUS研究证实了NACT和PDS的PFS及OS类似,但是NACT的OS均没有预期的那么好(中位23个月),低于PDS治疗的患者。

一项来自纪念斯隆-凯特琳癌症中心(Memorial SloanKettering Cancer Center)的研究纳入该医院所有高级别组织学类型的III/IV期患者,总计586例,中位年龄62岁(范围30-90),其中406例(69%)是III期病变,570例(97%)为浆液性类型。所有患者中,154例(26%)接受了NACT,432例(74%)接受了PDS。NACT的应用从2010年前(上述随机研究发表前)的22%增加到2010年后的30%。尽管接受PDS的患者发生3/4级手术合并症的可能性超过接受NACT的患者,但是PDS患者的中位OS(71.7个月,95% CI 59.8-未达到)似乎超过NACT患者的OS(42.9个月,95% CI 37.1-56.3)。

文献引自:

[1]       Vergote I, TropeCG, Amant F, et al. Neoadjuvant chemotherapy or primary surgery in stage IIICor IV ovarian cancer. N Engl J Med. 2010;363(10):943-53.

[2]       Chi DS, Musa F,Dao F, et al. An analysis of patients with bulky advanced stage ovarian, tubal,and peritoneal carcinoma treated with primary debulking surgery (PDS) during anidentical time period as the randomized EORTC-NCIC trial of PDS vs neoadjuvantchemotherapy (NACT). Gynecol Oncol. 2012;124(1):10-4.

[3]       Mueller JJ, ZhouQC, Iasonos A, et al. Neoadjuvant chemotherapy and primary debulking surgeryutilization for advanced-stage ovarian cancer at a comprehensive cancer center.Gynecol Oncol. 2016;140(3):436-42.

晚期低级别浆液性卵巢癌的可手术性和化疗有效率

这项病例对照研究以AGO荟萃数据库比较IIIB期-IV期低级别浆液性卵巢癌和HGSC的手术和化疗效果。研究来自4项随机对照的III期研究,研究中一线化疗方案为合并铂类的治疗,且没有应用靶向治疗。

结果,在AGO数据库汇总包括5114例患者,其中145例(2.8%)为LGSC,其中39例(24.1%)为不满意的肿瘤细胞减灭术,术后残留病灶直径> 1 cm,这些患者用于化疗有效性分析。经过一线化疗,这39例患者中仅有10例获得客观效果,其中9例(23.1%)获得完全缓解或部分缓解,而在对照的HGSC患者中(80例)缓解率达到90.1%(参见下表)。无论是LGSC还是HGSC,和有病灶残留的患者相比,实现完全CRS的患者其PFS和OS均得到显著改善。

可见,低级别浆液性卵巢癌对于铂类/紫杉烷类为基础的化疗不如高级别浆液性癌有效。但是手术切净程度对于LGSC和HGSC而言都是至关重要的。


文献引自:Grabowski JP,Harter P, Heitz F, et al. Operability and chemotherapy responsiveness in advancedlow-grade serous ovarian cancer. An analysis of the AGO Study Groupmetadatabase. Gynecol Oncol. 2016;140(3):457-62.

低危遗传性乳腺和卵巢癌风险女性中卵管高级别浆液性癌和浆液性卵管上皮内癌的发生率

这项研究排除了诊断前已知BRCA1/2突变或卵巢癌、乳腺癌家族史的患者。结果总计发现了18例卵管高级别浆液性癌(HGSC)和浆液性卵管上皮内癌(STIC)。12例STIC没有HGSC浸润,6例STIC合并其他类型的浸润性恶性肿瘤。总计7例患者完成了全面分期术,包括5例仅有STIC发现的患者。结果3例患者从STIC升级到卵管HGSC。经过中位25个月的随访,2例复发。研究提示对于并非BRCA突变患者中仅有STIC也可考虑全面分期术。

文献引自:Chay WY,McCluggage WG, Lee CH, et al. Outcomes of Incidental Fallopian Tube High-GradeSerous Carcinoma and Serous Tubal Intraepithelial Carcinoma in Women at LowRisk of Hereditary Breast and Ovarian Cancer. Int J Gynecol Cancer.2016;26(3):431-6.

卵巢癌早期死亡的预测因素

这项研究分析晚期卵巢癌患者诊断后90天内的结局和死亡率。数据来自SEER-Medicare数据库(1995-2007)。总计发现9491例患者III/IV期卵巢癌患者,其中4131例(43.6%)在诊断后1年内死亡,2472例(26.0%)死于诊断后90天内。90天内死亡患者中1589例(63.9%)没有接受任何治疗。在研究期间,死于诊断后90天内的患者数目轻度增加(p = 0.053)。和90天内死亡相关的高危因素包括:高龄(>75岁),合并症增加,IV期病变,没有在妇科肿瘤医师那里随访,手术治疗。化疗可以降低90天内死亡率。

文献引自:Urban RR, He H,Alfonso R, et al. Ovarian cancer outcomes: Predictors of early death. GynecolOncol. 2016;140(3):474-80. 

卵巢癌基于基因表达谱的紫杉烷/铂类敏感性的预测

这篇研究中根据晚期卵巢癌活检标本数据库识别差异表达的基因,包括对紫杉醇或卡铂单药治疗有效的遗传学资料。根据这些基因产生预测药物有效性的评分系统,包括T评分(紫杉烷类治疗效果)和C评分(铂类治疗效果)两类。结果发现,顺铂治疗数据库(GSE18864)中,治疗有效者C评分水平显著高于无效者;另外三个数据库(TCGA,GSE9891和GSE30161)发现高C评分也和较好的PFS预后有关。在另外两个晚期卵巢癌数据库中,高T评分中,紫杉烷/铂类治疗的预后好于其他药物治疗患者(GSE9891,GSE3149);但是在低T评分的病例中,不同化疗方案并没有什么有效率的差别。在TCGA和GSE9891中,C1/间质亚型肿瘤的T评分升高、C评分降低,而C5/增生亚型的C评分升高。C评分和T评分负相关,提示紫杉烷和铂类反应的相互补充。

文献引自:Murakami R,Matsumura N, Brown JB, et al. Prediction of taxane and platinum sensitivity inovarian cancer based on gene expression profiles. Gynecol Oncol.2016;141(1):49-56.

原发性卵管癌

这项来自复旦大学的回顾性研究包括101例患者,中位随访64个月,中位年龄57岁。其中14例有腹痛、阴道流血或分泌物以及盆腔包块的三联征,63例CA125增加。1-3级的患者分别为4例、31例和66例。I-IV期分别为33例,28例,39例和1例。90例患者接受了理想的CRS,67例接受了不少于6轮紫杉醇/卡铂方案的治疗。中位随访20个月后44例患者复发,5年OS为67.7%,5年无病生存率为57.4%。多因素分析发现和OS及DFS有关的因素包括:FIGO分期,喷请淋巴结切除,化疗周期数。

文献引自:Bao L, Ding Y,Cai Q, et al. Primary Fallopian Tube Carcinoma: A Single-Institution Experienceof 101 Cases: A Retrospective Study. Int J Gynecol Cancer. 2016;26(3):424-30.

晚期卵巢癌初始肿瘤细胞减灭术的结局

这项研究是MITO组研究的结局分析,包括3家三级妇科肿瘤转诊中心和4家非肿瘤性妇科手术转诊中心。最终总计205例患者进入注册研究,肿瘤中心和非肿瘤中心分别140例、65例。多参数分析中,Eisenkop评分和转诊中心的类别是预测能够实现CRS的最重要因素,其次是腹膜癌症评分(peritoneal cancerindex, PCI),术前CA125以及ASA评分。肿瘤中心和非肿瘤中心实现CRS的比例分别为60% vs. 24.6%(p < 0.001),术中额外进行其他手术操作的比例也存在显著差异(81.4% vs. 50.8%,p < 0.001)。尽管肿瘤中心积极的手术操作更多,但是两组围手术期的结局没有什么差别。

文献引自:Greggi S, FalconeF, Carputo R, et al. Primary surgical cytoreduction in advanced ovarian cancer:An outcome analysis within the MITO (Multicentre Italian Trials in OvarianCancer and Gynecologic Malignancies) Group. Gynecol Oncol. 2016;140(3):425-9.

责任编辑:Dr.q

尾部banner

相关阅读
评论
2016年05月27日
135****1441
单县中心医院 | 肿瘤内科
很好的文章,学习了。
2016年05月21日
jacky
歙县人民医院 | 肿瘤科
很有用,好好看看学习了。
2016年05月20日
安徽省中医院 | 内科
学习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