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欢迎您

[SOGO 2016]结直肠癌一线治疗现状与展望

2016年04月27日
消化系统肿瘤

整理:紫水 

来源:医脉通肿瘤科


第一届胃肠道肿瘤学年会(SOGO 2016)于4月23日在纽约召开。会议期间,来自科罗拉多大学癌症中心胃肠道肿瘤内科项目主任,Wells Messersmith 博士进行了发言,介绍了结直肠癌一线治疗的现状及展望。

鉴于目前结直肠癌(CRC)的一线治疗的方案已有很多,现在最需要解决的问题是明确一线治疗的目的。Wells Messersmith 博士在 SOGO 2016 上的发言中讲道。

“如果患者可能被治愈……那么我们应当给予‘全套’的细胞毒治疗(FOLFOXIRI),因为我们应该尝试尽可能缩小肿瘤,而该方案的确具有很高的缓解率”, Messersmith 博士表示。

Messersmith 博士说他同样关注 FOLFOXIRI 方案的骨架联用靶向药物治疗症状较重的患者,因为高缓解率有可能缓解患者症状,从而改善患者的生活质量。

对于其它患者——老年患者、无症状患者或不可切除患者——一线治疗的“缓解率并不那么重要”, Messersmith 博士表示,因为“你并不是要治愈患者,只是尝试让情况可控”,对于这些患者,他表示他通常会给予 5-FU+贝伐珠单抗的方案。

在发言中,Messersmith 博士也讨论了 CRC 治疗中的其它问题,包括 FOLFOXIRI 的缓解率,EGFR 和 VEGFR 靶向治疗的比较,以及其它最新的治疗方案。

化疗方案有最高的缓解率

Ⅲ 期试验 TRIBE 研究显示,一线治疗 CRC 具有最高缓解率的化疗骨架是 FOLFOXIRI 方案。该研究入组了508位转移性 CRC 患者,随机接受 FOLFOXIRI+贝伐珠单抗(n=252)或 FOLFIRI+贝伐珠单抗(n=256),最高达到12周期,超过6个月。

FOLFOXIRI 组的缓解率为65%,FOLFIRI 组为53%(P=0.006)。中位总生存(OS)方面,FOLFOXIRI 组 vs. FOLFIRI 组(下同)为29.8个月 vs. 25.8个月(HR=0.80,95%CI 0.65-0.98,P=0.030)。中位无进展生存(PFS)方面为12.3个月 vs. 9.7个月(HR=0.77,95%CI 0.65-0.93,P=0.006)。

研究中,与 FOLFIRI 方案相比,FOLFOXIRI 增加了3/4级腹泻、口腔炎、发热性嗜中性粒细胞减少症、嗜中性粒细胞减少症。

Messersmith 博士认为 Ⅱ 期试验 STEAM 研究“从基础上证实了 TRIBE 研究中的缓解率”。该研究随机给予患者 FOLFOXIRI 同步贝伐珠单抗、FOLFOXIRI 序贯贝伐珠单抗或 FOLFOX+贝伐珠单抗。总缓解率分别为60.2%、62%及47%,中位 PFS 分别为11.7个月、10.7个月、9.3个月。

VEGF 抑制剂 vs. EGFR 抑制剂

Messersmith 博士介绍了两项比较 VEGF 抑制剂和 EGFR 抑制剂一线治疗 KRAS 野生型 CRC 患者的研究——FIRE-3 研究和 CALGB/SWOG 80405 研究的不一致的结果。

在欧洲的 FIRE-3 研究中,一线西妥昔单抗+FOLFIRI 方案比贝伐珠单抗+FOLFIRI 方案的 OS 延长了3.7个月。然而,主要终点客观缓解率和次要终点 PFS 则没有观察到改善。基于这个结果,很多欧洲医生一线治疗 KRAS 野生型 CRC 患者时会给予 EGFR 抑制剂。

而在更大样本量的试验,美国的80405研究中,KRAS 野生型的转移性 CRC 患者一线治疗接受贝伐珠单抗或西妥昔单抗联用 FOLFOX 或 FOLFIRI 均达到了大约29个月的 OS 获益。

因此两种药物均为一线治疗中合理的药物。Messersmith 博士总结道。

相关阅读:CALGB/SWOG 80405作者:FIRE-3与80405结果差异之我见

展望

Messersmith 博士阐述了一些 CRC 治疗中的关键问题,包括免疫治疗可能彻底影响 CRC 的一线治疗。与大多数实体瘤一样,CRC 领域也在探索 PD-1 抑制剂的应用。在2015年11月,FDA 通过了抗 PD-1 药物 Pembrolizumab 为突破性疗法认证,作为高度微卫星不稳定(MSI-H)的转移性 CRC 患者可能的治疗方案。

这项认证基于一项正在进行的 Ⅱ 期研究的结果,该结果显示 Pembrolizumab 治疗大量经治的错配基因修复缺失的 CRC 患者有高缓解率。鉴于免疫治疗的可能性,Messersmith 博士强调了 CRC 患者进行 MSI 检测的重要性。

Messersmith 博士反复强调的另一个关键问题是肿瘤部位。他表示左侧或右侧肿瘤对患者预后和结局有重要的影响。针对这个问题的研究正在进行中,将会在2016 ASCO 年会上报告。

1234.png

责任编辑:Dr.q


文献来源:

1. Cremolini C et al. FOLFOXIRI plus bevacizumab (BEV) versus FOLFIRI plus BEV as first-line treatment of metastatic colorectal cancer: updated survival results of the phase III TRIBE trial by the GONO Group. 

2. Bendell JC et al. Overall response rate (ORR) in STEAM, a randomized, open-label, phase 2 trial of sequential and concurrent FOLFOXIRI-bevacizumab (BEV) vs FOLFOX-BEV for the first-line (1L) treatment (tx) of patients (pts) with metastatic colorectal cancer (mCRC). J Clin Oncol. 34, 2016.

3. Heinemann V et al. Randomized comparison of FOLFIRI plus cetuximab versus FOLFIRI plus bevacizumab as first-line treatment of KRAS-wildtype metastatic colorectal cancer: German AIO study KRK-0306 (FIRE-3). J Clin Oncol. 2013.

4. Venook AP, et al. Phase III trial of irinotecan/5-FU/leucovorin (FOLFIRI) or oxaliplatin/5-FU/leucovorin (mFOLFOX6) with bevacizumab (BV) or cetuximab (CET) for patients (pts) with KRAS wild-type (wt) untreated metastatic adenocarcinoma of the colon or rectum (MCRC). J Clin Oncol. 2014;32:5s .

原文编译自:Numerous Frontline CRC Options Allow Individualized Approach. Onclive, April 23, 2016.


相关阅读
评论
04月20日
操作工
16年的文章还拿出来。文章中还在说kras基因,早几年都是Ras检测了。而且两个研究有ras野生患者数据的,你单挑Kras的数据,还断章取义,严重误导
2016年05月03日
郭俊男
厦门市妇幼保健院 | 其他
胃肠道肿瘤,消化系统肿瘤
2016年04月29日
安徽省中医院 | 内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