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欢迎您

妇瘤文献汇编02:卵巢癌七则

2016年04月09日
妇科肿瘤

来源:协和妇产科文献月报


成年酒精消耗和侵袭性上皮性卵巢癌风险

这项人群为基础的病例对照研究包括1144例侵袭性EOC和2513例对照,她们均能明确20岁以后酒精消耗情况。不饮酒者每年平均饮酒<12次。结果葡萄酒消耗可以降低EOC风险(OR 0.67,95% CI 0.50-0.88),但是啤酒(OR 1.06)或白酒(OR 0.98)不会影响EOC风险。对于只饮用红酒的女性(OR 0.44,95% CI 0.19-0.92)风险降低要超过白葡萄酒的女性(OR 0.79,95% CI 0.46-1.34),不过大部分女性会饮用两种葡萄酒。随着葡萄酒摄入的增加,风险进一步降低,对于浆液性类型尤其明显。在50岁前开始饮酒与风险降低有关(OR 0.58,95% CI 0.42-0.78),但是50岁后饮酒不会降低风险。对于任何病理类型、饮酒水平或开始饮酒的年龄,都没有发现EOC风险增加。

文献引自:Cook LS, LeungACY, Swenerton K, et al. Adult lifetime alcohol consumption and invasiveepithelial ovarian cancer risk in a population-based case–control study.Gynecol Oncol. 2016;140(2):277-284.

奥拉帕尼单药治疗BRCA1/2突变的晚期卵巢癌

这项报道的研究对象是遗传系BRCA1/2突变的晚期卵巢癌患者,且既往接受过≥3种化疗方案。患者每天使用400 mg bid的奥拉帕尼直至疾病进展。所有患者中,154/193(80%)既往化疗方案≥3种,137/154(89%)有可测量的病灶。客观缓解率为34%(46/137,95% CI 26%-42%),中位缓解时间7.9个月(95% CI 5.6-9.6)。在铂类耐药患者客观缓解率为30%。铂类敏感和耐药患者的中位缓解时间是类似的:8.2 vs. 8.0个月。6/193(3%)出现最终死亡的不良事件,但是没有一例与奥拉帕尼有因果关系。

文献引自:Domchek SM,Aghajanian C, Shapira-Frommer R, et al. Efficacy and safety of olaparib monotherapyin germline BRCA1/2 mutation carriers with advanced ovarian cancer and three ormore lines of prior therapy. Gynecol Oncol. 2016;140(2):199-203.

Farletuzumab、卡铂和脂质体阿霉素治疗铂类敏感上皮性卵巢癌的1b期研究

Farletuzumab是一种结合叶酸α的单克隆抗体。这项多中心研究招募了15例铂类敏感的复发性EOC患者,给予每周farletuzumab 2.5mg/kg+卡铂(AUC 5-6)和PLD 2.5 mg/kg每4周一次的治疗,总计6个周期。此后以farletuzumab每周2.5 mg/kg或每3周7.5 mg/kg维持治疗。结果farletuzumab的中位治疗周期为12.0,中位治疗时间45.0周。总体上联合治疗是可以耐受的,没有发生farletuzumab相关的3-4级不良事件。最常见的不良事件与联合治疗有关:乏力(73.3%),恶心(46.7%),中性粒细胞减少(40%)。10例患者发生≥3级的不良事件,最常见的是中性粒细胞减少和乏力。没有发生心脏毒性。1例患者出现完全缓解,10例部分缓解,4例疾病稳定。总体上这种联合方案的安全性和卡铂+PLD相似。

文献引自:Kim KH, JelovacD, Armstrong DK, et al. Phase 1b safety study of farletuzumab, carboplatin andpegylated liposomal doxorubicin in patients with platinum-sensitive epithelialovarian cancer. Gynecol Oncol. 2016;140(2):210-214.

晚期卵巢癌初次肿瘤细胞减灭术术后严重合并症的风险预测模型

这项研究包括620例接受了初次CRS的患者,138例(22.3%)发生≥3级合并症。年龄(OR 1.21/年龄增加10岁),BMI(对于<25的OR 1.35,对于≥40的OR 2.83),ASA评分≥3(OR 1.49),分期(IV期OR 1.69)和手术复杂程度(复杂手术和中等手术相比的OR 2.32)是预测≥3级合并症的重要因素。在术后90天内,55例(8.9%)患者死亡。多因素模型显示,术后90天内死亡的因素包括:年龄(OR 1.76/年龄增加10岁),ASA评分≥3分(OR 3.28),术前ALB < 3.5(OR 4.31)和BMI(对于<25的OR 2.04,对于≥40的OR 3.64)。

文献引自:Kumar A, JancoJM, Mariani A, et al. Risk-prediction model of severe postoperativecomplications after primary debulking surgery for advanced ovarian cancer.Gynecol Oncol. 2016;140(1):15-21.

风险降低的附件切除术后的性活动和功能

这项回顾性队列研究包括294例手术女性和1228例来自总体人群的女性。以Sexual Activity问卷对性活动和功能进行评估。结果手术组的性趣味评分降低,性生活的不适增加,性生活的频率降低。性趣味评分降低和手术、老龄、癌症史、自我形象差、高水平的角色功能和生活质量低有关。性生活的不适和手术、老龄、癌症史、自我形象差和生活质量低有关。回归分析发现激素补充治疗对于性趣味和性生活不适没有影响。不过在手术组,应用系统性HRT的女性性生活不适要少于不应用者。

文献引自:Johansen N,Liavaag AH, Tanbo TG, et al. Sexual activity and functioning afterrisk-reducing salpingo-oophorectomy: Impact of hormone replacement therapy.Gynecol Oncol. 2016;140(1):101-106.

吸烟会改变卵巢癌患者新辅助化疗和生存之间的关系

这项回顾性研究中,接受辅助化疗的432例患者中,对于粘液性癌的患者,正在吸烟与OS缩短(HR 8.56)和PFS缩短(HR 5.74)有关。新辅助化疗和生存无关。在44例接受新辅助化疗的患者中,正在吸烟的患者和从不吸烟的患者相比PFS缩短(HR 4.32)。但是不同程度吸烟者中HR变化很大。

文献引自:Kelemen LE,Warren GW, Koziak JM, et al. Smoking may modify the association betweenneoadjuvant chemotherapy and survival from ovarian cancer. Gynecol Oncol.2016;140(1):124-130.

卵巢癌的10年生存与BRCA突变状态无关

这项来自多伦多癌症注册的研究包括1421例患者,109(7.7%)携带BRCA1突变,68例(4.8%)携带BRCA2突变。非携带者和突变携带者中分别有39%和19%没有残留病灶。在10年的随访中,非携带者、BRCA1携带者和BRCA2携带者分别有43%、57%和69%死于卵巢癌。对于III/IV期浆液性癌且没有病灶残留的患者中,非携带者和突变携带者的10年实际生存率分别为42%和29%。研究说明,BRCA突变可能反应初始化疗的敏感性,但是不能预测长期生存。预测长期生存的因素还是切除时的残留病灶。

文献引自:Kotsopoulos J,Rosen B, Fan I, et al. Ten-year survival after epithelial ovarian cancer is notassociated with BRCA mutation status. Gynecol Oncol. 2016;140(1):42-47.

责任编辑:Dr.q


相关阅读
评论
2017年06月13日
黄光
黑龙江省林业第二医院 | 肿瘤内科
复发卵巢癌能应用基因检测选择敏感化疗药物吗?
2016年04月12日
李木子
诸城市人民医院 | 内科
总结的不错,值得一提
2016年04月10日
安徽省中医院 | 内科
对我们这些小医生帮助大,不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