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欢迎您

【2018 CSCO】聚焦肠癌精准治疗 最大化患者获益

10月11日
会议报道
来源:肿瘤资讯

CSCO年会在厦门再次拉开帷幕,精准治疗成为大会讨论的热点话题,默克肠癌卫星会在国宴厅召开,600人的会议厅座无虚席,沈琳教授和张苏展教授领衔,众多肠癌专家共话肠癌精准治疗,最大化患者获益。

图片1_副本.png

本次会议的主题为“最大化患者获益”,北京大学肿瘤医院沈琳教授和浙江大学医学院附属第二医院张苏展教授作为本次会议的主席。默克的西妥昔单抗进入到国家医保目录,应用范围将更加广泛,如何精准使用西妥昔单抗,如何惠及更多肠癌患者,使更多晚期肠癌患者获得更好的生存,是医生关注的重点。

来自四川大学华西医院的邱萌教授分享“mCRC的精准治疗”。邱萌教授首先阐述了晚期肠癌患者的各线治疗的现状。她指出:第一,在RAS野生型左半患者的一线治疗中,联合抗EGFR单抗具有显著的生存获益优势;第二,晚期肠癌患者的全程治疗应合理布局,对于RAS野生型患者,接受两种靶向药会有更好的生存获益;第三,治疗压力筛选下肿瘤细胞不同克隆会动态演变,一线使用西妥昔单抗的患者在三线重新再引入西妥昔单抗具有理论依据以及II期研究cricket研究结果证实了西妥昔单抗联合伊立替康再引入在RAS/BRAF野生患者中的疗效,表明西妥昔单抗在RAS野生型患者三线再引入的合理性。

接下来邱萌教授还探讨了对于BRAF突变亚群和微卫星不稳定性(MSI)不同状态的肠癌亚群患者的治疗进展。对于BRAF突变的肠癌患者,目前三药联合或不联合贝伐株单抗的效果不满意,包括西妥昔单抗在内的双靶向药物和三个靶向药联合显示出不错的疗效,可能成为BRAF突变患者未来的治疗方向。针对MSI-H患者免疫检查点抑制剂(Immune checkpoint inhibitor, )在二线及后线显示出不错的疗效,目前免疫检查点抑制剂用于晚期肠癌一线治疗的临床试验正在进行中。但是MSI-H占比仅为5%,对于95%的MSI-L/MS-S的患者来讲,免疫检查点抑制剂单药疗效不理想,而各种包括免疫检查点抑制剂在内的联合治疗的研究目前还在初步探讨中。

图片7.png来自海军军医大学附属长海医院的楼征教授进行一例右半RAS野生型患者转化治疗的病例的实战分享。该患者选择联合西妥昔单抗进行了转化治疗,病灶显著缩小后进行了包括原发灶和转移灶的切除,总生存达到40个月,比右半姑息治疗患者的中位总生存20个月延长了一倍。楼征教授在总结的时候动情的说,虽然这位患者是在NCCN指南将西妥昔单抗限定在左半RAS野生型患者使用之前的一个实际病例,但即使是现在,对于右半的RAS野生型肠癌患者的转化治疗,他依然会首选化疗联合西妥昔单抗。因为西妥昔单抗有更好的缩瘤效果(更高的ORR、ETS和DpR)同时具有更好的安全性。

图片9.png来自中山大学肿瘤医院的陈功教授分享了针对肠癌肝转移的治疗策略的新思考,随着对于肠癌肝转移患者亚群的认识和数据的逐渐积累,对于该亚群患者给予更加积极的治疗得到越来越多专家的认可。将可切除的肠癌肝转移患者积极的进行手术并辅助术前术后的系统化疗;对于不可切除的肝转移患者,积极的进行转化治疗,为患者创造可能所有病灶均切除从而实现无瘤状态(No Evidence of Disease,NED)的机会,将为患者带来更好的生存获益。对于接受了转移灶和原发灶切除的实现了NED的肠癌肝转移患者,他们的中位总生存达到60个月,5年的总生存达到近20%,这20%的患者获得了治愈的可能,这些获益都远远好于单纯的姑息治疗。在转化治疗的方案选择上,双药化疗联合西妥昔单抗有更高的ORR、ETS和DpR,在缩瘤方面存在优势。而VOLFI研究的数据结果表明更高强度的三药化疗+抗EGFR有更高的ORR,可以考虑用于合适的可耐受的患者。陈功教授总结中指出:“每一个肠癌患者都应该享有追求NED的权利”。

图片10.png

图片12.png沈琳教授在最后的总结中指出,肠癌精准治疗的道路任重道远,还有很多需要探讨和努力的地方,呼吁大家继续为实现最大化患者获益而共同努力。

图片13.png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