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欢迎您

【大咖齐聚】挑战与希望并存:国产创新药尿多酸肽为MDS患者重燃希望!

2017年07月28日
血液系统肿瘤
来源:肿瘤资讯

【困境篇】

沈志祥教授:MDS在我国非常普遍,从某种程度上讲MDS可能比急性白血病的病人要多得多。但问题是MDS目前没有好的治疗方法,有一些病人可能朝白血病转化,有一些低危病人血细胞严重减少。我们现在临床上没有有效的治疗方案,那这些病人怎么办呢?从我们西医的医生来说,很多病人没有好的方法,往往会让他们去看中医。事实上从某种程度上讲就等于是推托,把这些病人推到中医那边,中医实际上方法也不多。这样你可以想像一个中老年人得了MDS以后的前景非常的悲惨。

马一盖教授:临床上MDS的病人比较多,因为MDS在美国的数据统计,它的中位发病年龄在70多岁,也就是说绝大部分病人是在六七十岁以上,年轻的病人相对来说比较少。我们医院也是这样的特点,老年病人比较多,所以MDS相对来说也是比较多的,在门诊是很大一部分,还有一些高危的MDS需要住院的治疗。

低中危的MDS患者大部分在门诊治疗的比较多,首先是诊断了,用严格的诊断标准去诊断清楚确实是MDS。然后是治疗,低中危的MDS的治疗,有的是支持治疗,有的是输血,还有红细胞生成素、环孢素A等等这些药物治疗,有的5q综合征的病人还可以用来那度胺。但是低中危MDS可选择的治疗方案不是很多。

肖志坚教授:现在FDA和欧洲正式批准治疗MDS的药物其实只有三个:阿扎胞苷、地西他滨和来那度胺。来那度胺只是适用于5q综合征的病人,其它的药物现在在国外主要是做临床实验,在中国,现有的治疗方案也不够,且所有药物的有效率都是有限的,30%到60%左右,所以还需要一些新的药物来解决临床上未解决的一些问题。

吴德沛教授:我们也知道MDS是一个很难治疗的疾病,它的发病机制很复杂,病人的异质性也很大。我们现在有了尿多酸肽这样一个药物,机制上也探明对这一类疾病应该是效果更好一点,也可能会对其它的白血病、其它的肿瘤也有作用,但是这倒底有没有作用?有多大的作用?它的副作用是什么?需要怎样来处理等等,那么必须要在临床上广泛的用之,才能够有经验。所以呢我呼吁大家积极的参与临床研究,积极的进行试验,来推动这个药物向前发展。

【希望篇】

沈志祥教授:今天我们正好有喜滴克这个药上市,研究了二十年左右,现在从工艺上已经比较完美,而且它治疗的副作用很少,临床上对这些低中危的病人非常有效,所以我觉得我们应该大量的提倡用喜滴克去治疗低中危的病人,甚至个别高危的病人也可以使用,可以说这是我们中国自己发明研究的对MDS非常有用的药物。    

吴德沛教授:首先我们国内真正的创新药确实是非常之少。我感觉到喜滴克这个药是一个真正的创新药物,但是一个创新药物真正能够走到最后,并确确实实证明它是一个良药,非常有治疗价值,安全性又好,还是需要有一个漫长过程的。从一开始我们做临床实验、基础研究,挖掘它倒底对什么类的病人更适合,到在临床病人的治疗中观察它的不良反应、疗效,以及最适合的人群。不在临床上进行实验是很难把一个药物最终能够评价清楚的。所以现在这个药既然是正式上市了,那么对临床医生来说,就应该在临床上好好的推广它,仔细的观察这个药物,真正让它成为我们给病人治疗非常有效的一个药物。我觉得未来还是需要花很大的力气,需要有一个比较长的过程要走。

金洁教授:尿多酸肽是从正常人的小便里面提取的有效成分,那么我们在6年前,在体外实验发现这个药物对骨髓增生异常综合症(MDS)的细胞株以及骨髓增生异常综合症病人的细胞都有抑制细胞生长,促进细胞凋亡的作用。同时在机制里面我们还发现了它有去甲基化的作用,那么还有就是可以通过细胞的通路,也就是PI3K/AKT通路来促进细胞的凋亡,还有我们也发现对端粒酶、端粒酶逆转录酶有抑制作用。所以应该说是从多个方面发现尿多酸肽对肿瘤细胞,尤其是对MDS细胞、白血病细胞,它都有抑制作用。它的机制也有多方面的,所以说应该是一个多靶点的药物。

骨髓增生异常综合症是非常难治的疾病,而且它的发病群体也有特殊性,因为都是老年病人,所以老年病人一般很难耐受比较强烈的治疗,比如说化疗,甚至地西他滨这一类的去甲基化药物有时候骨髓抑制也是很明显的,而我们发现尿多酸肽副作用非常轻,因为我们在体外实验发现它的副作用非常轻,还发现它对正常的细胞几乎没有作用,也没有抑制作用,所以我觉得对老年的病人,尿多酸肽应该说是一个非常好的选择,特别是对一些老年患者,或者是体能状况差的患者,它的治疗的耐受性非常好。

同样我们在体外已经发现它对肿瘤细胞有抑制作用,所以应该说对MDS的病人是有治疗作用的,除了副作用轻以外,它的治疗作用也应该是明显的。我们前面也做过临床实验,我们发现确确实实一些病人用了以后副作用很轻,那么随着治疗时间的延长,它的疗效也就显现出来了。总体来讲可能会有50%-60%的病人能够获得血液学的改善,所以我觉得这个药物还是有非常好的前景的。应该说会对MDS患者带来福音。   

马一盖教授:我们是13例病人,当时规定是两个疗程,我们有一个病人因为各种原因退出,放弃治疗了,其它12例病人全部都完成了两个疗程的治疗。总的来说,对低危的MDS病人,是有血液学改善的,高危的MDS病人血液学改善不太明显,但是其中有一例也有改善。最后总结起来就是说,我们当时认为是处于比较低危的MDS患者会有效。但当时是十几年前了,十几年前的MDS的检测水平肯定不如现在,那时候还是以形态学和细胞遗传学为基础的诊断水平。现在还有分子生物学的很多基因突变的检测,二代测序应用,所以说现在如果再用这个药,可能就是我们能知道的东西会更多,为什么有的病人有效,有的病人没效。

事实上就是这样,以前确实是很初步的一个研究,研究的病例毕竟还是有限的。如果能够再扩大病例,再把现代的技术结合起来,那么就像你刚才所讲的,对有效的病人为什么有效,无效的病人为什么无效,我们区分出来,以后对于这些病人,我们针对性的选择药物治疗,这样治疗就会更加个体化。

这个实验就等于是在原来经验的基础上再扩大的一个临床实验,进一步来评价它的安全性和有效性。那么肯定是会比以前我们能够知道的东西越来越多,但是如果要是再进一步再做的话,可能还要做随机的实验。现在就是一个单臂的,但是总是得有个开头,一下子它不可能做的那么高。

确实有很多期待,因为这种一类新药中国太少了,你看国外有些所谓的新药它都是几十年前就开发出来了,但是不知道它有这么大的作用。同样这个药也是这样,也是很多年前就有了,但是它的作用远远没有被开发出来。在没有开发出来之前,很难断定它就是有效或者无效,有可能还有很多你不知道的地方,因为没有做更严格或者更深入的研究。所以我们还是对这个药挺有期待的。我相信随着现代的分子生物学技术的发展,对这个药的认识肯定会更深刻。况且MDS本身就是没有什么特别好的治疗办法,美国有十多年没有新药上市了,地西他滨是差不多11年前上市批准的,也就是到现在有十多年的时间没有新药上市,那就说明这个领域的治疗确实有很多困难。MDS治疗的新药不多,旧药的治疗方法也不多,多一个药可能对我们临床医生来讲是多一个武器,对我们来说是好事,所以确实很期待。

肖志坚教授: 尿多酸肽是国内的一个创新药品,以前的适应症主要是实体瘤,我们一起申请了一个国家创新药的课题,用尿多酸肽治疗MDS的基础跟II期临床的研究。现在这个项目已经在全国启动了,希望能够在未来的一到两年时间里面,我们能够通过II期临床实验对尿多酸肽治疗MDS有一个评价。

我接触这个药已经有十几年了,这个药的发明者廖博士在台湾用了三个病人,三个病人他觉得效果比较好,纠正贫血效果不错。在国内以前应该是在王振义院士的参与下,由马军教授组织了一个全国的多中心的临床的观察,临床观察的结果是这个药物治疗MDS有一定的疗效。因为这个药是我们国家的一类新药,所以我们希望能够尽量的把它的各方面潜能都挖掘出来。 

欲了解更多血液肿瘤、淋巴瘤相关资讯,与全国各地血液肿瘤、淋巴瘤医生交流与讨论,请扫描以下二维码,添加肿瘤资讯小助手-Dinna微信,备注“血液肿瘤”!qrcode-d.jpeg

责任编辑:肿瘤资讯-小编

所属专栏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