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欢迎您

ACS公布乳腺癌2015统计数据(上)

2015年11月18日

乳腺癌是除了皮肤癌外美国女性中确诊率最高的癌症,达到了将近1/3。乳腺癌同样也是仅次于肺癌的女性第二大死因。本文介绍了全美及各种族乳腺癌的发病率、死亡率、生存和筛查情况。本文中关于发病趋势、癌症发展率和特定原因生存的数据来自于国家癌症研究所(NCI)的监控、流行病学及最终结果项目(SEER)。其中包括了美国的印第安/阿拉斯加原住民(AI/ANs)、亚洲/太平洋岛民(APIs)及拉丁裔移民。

而关于种族的发病率、确诊时分期及激素受体(HR)/人类表皮生长因子2(HER2)情况的数据则来自于北美癌症登记中心协会(NAACCR)。NAACCR的数据同样也用来进行全国乳腺癌发病率及确诊时肿瘤处于原位、区域/远端比例的统计。NAACCR的数据包括了除阿肯色州、明尼苏达州和内华达州外的全美数据。死亡率数据来自于国家卫生统计中心,人口数据来自于美国人口统计局。

全国和种族的乳腺放射成像的使用率数据来自于行为风险因素监测系统(Behavioral Risk Factor Surveillance System,BRFSS),对于筛查性/确诊性乳腺放射成像没有进行区分。

关于2015年浸润性和原位乳腺癌病例数和死亡数的总估计值在之前已经刊登了。我们使用NAACCR登记的2008-2012年确诊的每个年龄段占总数的比例估算了2015年每个年龄段浸润性或原位乳腺癌的患者数。每个年龄段的死亡数也是按同样的方法计算的。

关于因为死亡率降低造成的死亡避免数是通过现在的死亡数估算值和现在发病人数下1989年的死亡数估算值的差得到的。即通过1989年时每个年龄段的5年乳腺癌特异性死亡率和1990-2012年每个年龄段的女性人口数得到2015年乳腺癌死亡数期望值,然后与每个年龄段记录的死亡数值相减再求和得到的。

我们通过NCI的Joinpoint回归分析(版本4.2.0.2)计算了个种族、年龄的发病趋势和分期、死亡趋势,并用年度变化率(APC)描述趋势的方向和强度。

各年龄段的新发和死亡病例

表1显示了2015年美国各年龄段女性乳腺癌新发和死亡数的估计值。其中预计将近231840例新发浸润性乳腺癌、60290例原位乳腺癌和40290例死亡。中位确诊时间为61岁,中位乳腺癌死亡时间为68岁。

表1. 2015年美国各年龄段女性乳腺癌新发和死亡数的估计值

女性患者发展为浸润性乳腺癌的可能性

表2. 女性患者乳腺癌终生风险和10年风险

大约12%(或者说1/8)的美国女性在一生中会被确诊为乳腺癌(表2)。终生风险表示的是不同女性的平均风险,而不是说对于任何一个女性风险都是这个值。终生风险里包括了女性在确诊为乳腺癌之前就因为其它原因死亡的可能情况,并且经常被曲解为仅适用于老年女性。表2中同样给出了每个年龄段10年内发展为癌症的可能性。比如,如表所示,40岁的未患癌女性在10年内被确诊为乳腺癌的可能性为1.4%,换句话说,每69位40岁女性中就有1位在50岁时会已被确诊为乳腺癌。

最近几年乳腺癌的发生情况(2008-2012)

发生率和死亡率

不同种族女性的乳腺癌发生率和死亡率差别很大。非拉丁裔白人(白人)女性和非拉丁裔黑人(黑人)女性的乳腺癌发生率和死亡率高于其它种族;API女性的发生率和死亡率最低。尽管在总的乳腺癌发生率方面黑人女性略低于白人女性,但是黑人女性患者的乳腺癌死亡率比白人女性患者高出42%。死亡率的差异可能受到很多生物学或非生物学因素的影响,包括确诊时不同的分期、肥胖及共病情况、肿瘤特征以及治疗的获得、依从性和缓解程度。AI/AN、API和拉丁裔女性乳腺癌发病率较低被认为是影响乳腺癌发病的风险因素的作用。比如,拉丁裔女性往往有很多子女,而AI/AN女性比其它种族女性有更年轻的头胎生育年龄,这两种情况都能起到一定的预防乳腺癌的作用。相反的,API女性则更可能哺乳至少12个月,较少人喜欢饮酒,肥胖率较低,这些因素也与更低的乳腺癌发生率相关。

乳腺癌亚型的分布情况

尽管通常被认为是一种单一的疾病,但是乳腺癌其实包括了高达21种不同的组织学亚型和至少4中不同的分子亚型。这些亚型不仅与不同的风险因素相关,并且在表型、治疗应答情况和预后方面也存在生物学差异。基因表达谱技术已被允许应用于研究中,以更好的理解肿瘤中的基因变化;然而目前这种技术还不是标准的临床检测技术。较为方便的近似分子亚型检测方案现在已成为评估生物标志物的常用方法,包括激素(雌激素和孕激素)受体的表达或缺失检测(HR1/HR2)、HER2蛋白的过表达检测(HER21/HER22)。对于一些亚型来讲,这种临床近似的分子亚型检测效果要强于其它亚型。

图1. 2012年美国全国及各种族的乳腺癌亚型的分布情况

图1显示了2012年美国全国及各种族的乳腺癌亚型的分布情况(依据HR和HER2情况分类)。总体来讲,74%的患者为HR1/HER22(luminal A),12%为HR2/HER22(三阴型),10%为HR1/HER21(luminal B),4%为HR2/HER21(HER2富集型),不同种族的亚型分布有所不同。

分期分布与生存

图2显示了各种族的确诊时分期和5年特定原因生存的分布。白人和API女性患者中,有最高的局部乳腺癌比例(63%-64%)和最低的区域性(28%-30%)与远端乳腺癌比例(5%),黑人女性患者则与之相反。

确诊时分期及生存情况

由于不是所有的种族都可以评估期望寿命,因此用特定原因生存代替相关生存描述种族的生存。特定原因生存是指一定年份内不因乳腺癌死亡的可能性。总体和各分期的5年乳腺癌生存率最高的是API女性,最低的是黑人女性。不同的生存率一部分是由于亚型分布造成的(图1)。一项在加利福尼亚乳腺癌患者中进行的研究显示,种族生存差异最大的是确诊为Ⅱ期和Ⅲ期HR1/HER22的乳腺癌患者。另外一项研究显示,2004-2011年间确诊为小乳腺肿瘤(≤2cm)的患者中,黑人患者比白人患者更容易发生淋巴结转移(24% vs. 18%)。贫穷、低教育水平、缺乏健康保险同样与较差的乳腺癌生存存在较大的相关性,因为这导致了治疗的缺乏。

来源:医脉通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