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欢迎您

卵巢癌的诊治——任重道远,靶向导航

2015年10月16日

在中国,卵巢癌是女性生殖器官常见的恶性肿瘤之一,发病率仅次于子宫颈癌和子宫体癌而列居第三位,但病死率却高居首位。目前卵巢癌仍是威胁妇女生命最严重的恶性肿瘤之一,超过60%的卵巢癌患者确诊时已达晚期。

1.卵巢癌早期诊断困难

卵巢癌初期很少有症状,因而早期诊断困难。现在已知卵巢癌的危险因素包括:①家族遗传史,20世纪90年代Lynch等提出了3个明确的遗传性卵巢癌综合征,在卵巢癌遗传家系的人群中,多数存在BRCA1和BRCA2基因的突变;②生育因素,不孕、未产由于持续排卵而增加卵巢癌的风险;③行为因素;④环境因素。为了早期诊断卵巢癌,建议对上述高危人群进行定期检查,特别是对于有家族遗传性卵巢癌的高危人群建议行BRCA1/BRCA2基因筛查。

2.卵巢癌的复发率高

卵巢癌的治疗一直倍受关注,手术加铂类/紫杉醇联合化疗的治疗方案不断改进,但是其复发率仍高达70%。加强对卵巢癌治疗后的监测是治疗卵巢癌的重要环节。卵巢癌一旦复发,患者死亡率很高。

3.靶向治疗开启卵巢癌治疗新时代

卵巢癌治疗中关键未获满足的临床需求是铂类耐药卵巢癌患者的有效治疗药物,以及铂类敏感患者化疗后一种更有效的治疗来延长疾病无进展生存期(PFS)。近年来,靶向疗法越来越重要,相比肿瘤学其他领域,卵巢癌治疗领域靶向疗法的开发明显滞后。PARP抑制剂在DNA损伤修复和细胞凋亡中发挥重要作用,特别是在一些乳腺癌易感基因(BRCA 1/2)突变的肿瘤如乳腺癌、卵巢癌中受到重视。2014年12月19日,美国FDA批准了治疗晚期卵巢癌的药物多聚二磷酸腺苷核糖聚合酶(PARP)抑制剂奥拉帕尼(Olaparib,商品名:Lynparza)上市,2015年9月,奥拉帕尼也在澳门成功获批,成为全球首款上市的PARP抑制剂。在复发的铂类化疗敏感的高级别浆液性卵巢癌患者中,奥拉帕尼维持治疗相比安慰剂显著延长了无进展生存期(PFS:11.2 months vs. 4.3 months,p<0.00001)。除此之外,越来越多的靶向治疗受到关注,例如VEGF单克隆抗体(贝伐单抗),VEGF受体酪氨酸激酶抑制剂(西地尼布)等。

卵巢癌的诊治,任重而道远!未来卵巢癌的治疗应根据患者情况量身定制,以期获得最好的疗效和最小的毒副反应。

相关阅读